“咣噹”一聲,瓷碗在地上摔成碎片。

沈寧眼睫狠顫,心臟瞬間像被隻大手攥緊。

“可知……賜婚的是誰嗎?”

雪兒搖頭:“不知。”

沈寧雙唇抿緊。

似有利刃刮下喉嚨裡血肉,她聲音嘶啞:“你先下去吧。”

雪兒見她臉色泛白,有些擔憂,但還是應聲退下。

屋內寂靜,隻剩炭爐中跳躍的火苗。

不知過去多久,沈寧覺胸口越發悶堵,便起身走出了臥房。

雪未停,呼嘯的冷風如刀子般割痛臉頰。

沈寧攏緊身上大氅,心底卻像結了冰。

旁人或許不明邵彥對江染眠的癡情,可自己再清楚不過——

他絕不會心甘情願地看著心愛之人嫁於其他男子。

所以邵彥替江染眠求的賜婚對象……是他自己嗎?!

想到這兒,沈寧有些喘不過氣。

這時,迎麵走來一道挺拔身影。

看清來人麵容,沈寧頓時停住了腳步。

“彥……”

瞧見她,邵彥眉心微微皺起:“如此冷的天,長公主怎麼出來了?”

沈寧卻冇回答。

她直視著他那雙漆黑的瞳孔,耳邊再次不久前響起雪兒的話。

鬼使神差的,她輕聲問:“你可曾後悔娶我?”

邵彥愣了下:“長公主此話何意?”

沈寧嚥下苦澀:“男子向來三妻四妾,但你娶了我卻終生不可納妾……”

“長公主多慮了。”邵彥語氣寡淡平靜,“臣隻願一生一世一雙人,就算冇有娶您也不會納妾。”

話落,便越過沈寧,朝內院走去。

沈寧怔在原地,悲哀與傷疼一瞬間蔓延全身。

他願一生一世一雙人,但……不是與她!

她緩緩轉頭,凝望著雪中邵彥逐漸遠去的背影,手腳冰涼……

忽然,身後響起陣腳步聲。

雪兒停在沈寧麵前:“公主,江染眠將軍求見,此刻人已在客堂候著。”

聞言,沈寧渾身一震。

江染眠!

她……為何會突然來找自己?

各種猜測在心裡湧動,沈寧邊想著,邊朝客堂走去。

但剛到門外,又倏然停住。

她緊盯著眼前的門,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氣緩緩伸手推開。

隻見堂中一女子背對自己而立。

她身披玄黑狐裘,露出的褶裙下襬幾枝白梅點綴。

“染眠……”沈寧輕聲喚著。

聞聲,江染眠轉頭看來,上上下下看了她好些遍,纔開口:“寧,這些年……你受苦了。”

刹那間,沈寧心上彷彿被重重一錘,又疼又麻!

自先帝崩逝後,這些年來她不知遭受過多少苦難與委屈。

可邵彥和弟弟都不能為她依靠,除了隱忍,她再無他法。

沈寧從未想過有人能看破自己的堅強。

更冇想到說出這句話的,會是本該最恨她的江染眠!

沈寧眼眶通紅,聲音哽咽:“染眠,對不起……”

江染眠歎了口氣,抬手將人抱住:“你我之間……永遠不必道歉。”

堂中寒冷,沈寧四肢百骸卻從未如此溫暖過。

好久,兩人緩緩鬆開彼此,但手仍握在一起。

許久未見的疏離在擁抱中消解,兩人不禁說起了曾經,再到現在。

江染眠看著沈寧,遲疑了很久問:“你……可是喜歡彥?”

話落,堂內陷入了一片寂靜。

而此時門外,聞訊趕來的邵彥也頓住了欲推門的手。

然後,便聽屋內傳出沈寧淡淡的聲音。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