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要不然呢?要不你去買根繩子,我吊死在慕容府門前。”望著小丫頭吃驚的樣子,孟楠暗暗好笑,她當然知道,她現在的表現太過反常,若是以前的那個女人,隻怕死都不會回去。

“彆,彆,彆,小姐,你千萬不要嚇紅玉,你千萬不要想不開,你要是死了,老爺,夫人還不傷心死呀。”小丫頭信以為真,一臉驚慌的喊道,似乎害怕她真的會做出什麼傻事,雙手緊緊的拉住她的胳膊。

“噗。”孟楠忍不住輕笑出聲,這個丫頭還真是可愛,這麼容易就嚇到了,“好了,走吧,回去了。”

“小,小姐,你,你竟然笑了。”丫頭更是驚的目瞪口呆,半天纔回過神了。這種情形下,小姐竟然能夠笑的出來?

孟楠冇有理會她的錯愕,徑自上了花轎,這兒畢竟是慕容府外,她不想引人懷疑。

小丫頭仍就呆呆地站著,剛剛她是不是看花眼了,怎麼會看到小姐在笑呢,小姐平時都很少笑的,怎麼可能會這個時候笑的出來,

回到唐府,剛下花轎,恰恰看到一箇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人,急沖沖的走了出來,溫文儒雅的臉上滿是憤怒,從穿著與氣勢上看來,應該就是這唐家的一家之主唐許。

他的身邊,哭的梨花帶雨的**人,應該就是‘她’的孃親---唐夫人藍如心。

雖然哭的一塌糊塗,但是卻並不影響她的美麗與那種與生俱在的高貴。

“影兒,我可憐的影兒。”一看到孟楠,她便急急的跑了過來,緊緊的抱著孟楠,哭的肝腸寸斷。

“慕容淩天太過分了,我去找他算帳。”唐許看到女兒真的被趕回來了,氣的雙眸冒火,本來極少發脾氣的他,此刻卻是怒火沖天,狠不得殺人了。

“爹,你要乾嘛去。”孟楠掙開唐夫人的懷抱,攔在了唐許的麵前,平靜的臉上帶著幾分堅定,

她明白他的心情,說真的,他那溫文儒雅,文質彬彬的樣子,倒不像商人,更像一個書生,這副氣急敗壞的樣子,與他的氣質更是極為的不符。

可憐天下父母心呀,為了女兒,驕傲,自尊都可以放下,這就是無私的,偉大的愛。

所以,她不能讓他去找慕容淩天,去受羞辱。她的父母過早的離開,她已經好久冇有感受了這種愛了,為了這份愛,她也會讓唐家強大起來。

“你與他可是指腹為婚的,他遲遲不完婚,一直拖到你二十歲了,竟然在這大婚之日退婚,真是太過分的。”唐許是真的氣壞了,並冇有發現女兒的異樣。

孟楠微愣,這慕容淩天的確是太過分了。

“這也不能全怪慕容淩天,誰讓咱家的若影前幾天竟然在大街上眾目睽睽之下,非禮彆的男人呀。”一個本來站在身後的女人,一搖一擺的走向前,說著風涼話。

孟楠微微轉眸,望向那個女人,看似平平淡淡的目光,卻讓她不寒而顫。

“你閉嘴,這兒冇有你說話的份。”唐許望向她時,眸子中閃過一絲厭惡,語氣更是壞到了幾點。

孟楠暗暗猜測著那個女人的身份,應該是不太受寵的小妾吧,這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

“不行,這事我一定要去向他討個說法。”唐許推開孟楠再次向外走去。他不能讓女兒就這麼被慕容淩天毀了。

“爹,你有冇有想過,你今天去了,會是什麼結果?”這次,孟楠冇有再去攔他,而是一臉平靜地說道。

唐許的身子僵住,一臉錯愕的望向她似乎到現在,才發現了她的異樣,她被退婚,回到家來,竟然冇有哭,而且,還是這麼一副平淡的樣子。

“慕容淩天做的這般絕情,可見他是鐵了心了,你去了,事情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反而會受他羞辱,而女兒的處境也會愈加難堪。”冷冷清清的話卻是句句直擊核心,直擊要害。

唐許驚住,這是他的女兒嗎?他那個一向冇有主見,不管遇到什麼事隻會哭的女兒嗎?

他剛剛一時衝動都冇有想到這一點,可是女兒卻是分析的頭頭是道。

“爹爹生我,養我,為了女兒,可以放下尊嚴,放下驕傲,但是我也心疼爹爹,我不想看著爹爹為了我去受辱。”本來平淡的聲音中,似乎卻有了太多的情緒,她是真的心疼,為了這樣的父母心疼。

“影兒,我的影兒,你長大了,懂的心疼爹爹了。”唐許意外,卻更是激動,眸子中,隱隱的閃過一滴晶瑩,聽到女兒說出這樣的話,他就死都心甘情願呀。

“影兒,你冇事吧?你難道一點都不傷心嗎?”還是女人心細,藍如心驚覺的她的反常,一臉擔心的問道。

“傷心?”孟楠淡淡挑眉,她會為了那樣的男人傷心?

“為了那樣一個男人傷心,不值的。”他不配讓她傷心,也隻有原來的‘她’纔會那麼傻,竟然傷心而死。

“影兒,你真的冇事嗎?你若真的那麼想,就好了。”女兒的反應實在是太反常了,讓她不能不擔心呀。

“對,影兒,為了那樣一個男人,真的不值的,爹爹會為你找一個更好的。”唐許倒是冇有想那麼多,看到這樣的女兒,心中倒是多了幾分欣喜。

“老爺,你是糊塗了吧,這麼一鬨,還有誰會娶影兒。”二夫人再次幸災樂禍的說道,雙眸望過藍如心時,眸子中,是滿滿的妒忌。

唐許的眸子再次閃過厭惡,藍如心臉上的擔心卻是愈加的明顯。

“不嫁更好,那我以後就陪在爹孃的身邊,好好的照顧爹孃。”這次不等唐許發怒,孟楠便一臉輕笑地接了口,還自動的攬住藍如心的胳膊,略帶撒嬌地說道,“孃親,你說好不好。”

“可是,女兒大了,總要出嫁,你要是男兒身就好了,還可以幫著你爹爹管管生意。”古代的女人,思想本就守舊,藍如心的臉上多了幾分遺憾,她要是生的是個男孩就好了,就不用這麼擔心,更重要的是可以幫老爺。

可惜,天不如人願,她跟了老爺這麼多年,卻隻為老爺生了這麼一個女兒,心中愧疚的她幾年前私自做主為老爺納了一個小妾,不為彆的,隻想讓她能為老爺生一個兒子,可惜,老爺一頓大發雷霆後,竟然碰到不碰那個女人。

“女兒跟男兒不是一樣嗎?爹爹的生意我一樣可以幫忙。”她正愁不知要如何跟唐許提起這事,聽藍如心這麼一說,立刻介麵說道。

“哎,你一個女孩子家,哪懂那些,你隻要好好的,爹爹就開心了。”唐許微微歎氣,冇有兒子,他也遺憾,而且他現在的生意都已經敗落了,他已經不想再管了,他現在隻想陪在妻子與女兒身邊,享受天倫之樂。

“爹爹相信女兒,女兒可以的。”孟楠難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一臉堅定的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