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141章 黑夜赴約

-這圖案,又有些似曾相識。

淩陌搽了搽底下的灰塵,用指腹細細的撫摸著。

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她並未想起來。

淩陌隻記得,之前,也是在蕭景宸這邊所見。

要不等他回來,再一起研究研究。

蕭景宸交待好冷晚之後,就往府邸趕去。

隱秘的行蹤,並未有人發現。

本想今晚過來跟淩陌說一聲,但卻發現並未有人在房內。

而南邊,開始有動靜了。

青兒換了一身仆人的裝扮,周遭看了一眼,低頭往後門走去。

這府邸,金前景還未當上縣令之前,帶她來過。

所以,她知道後門的路是怎麼走的。

後門這邊種滿了竹子,平時很少人經過。

所以,木門已經常年未有人打掃,上麵有著厚厚的灰塵。

之前,金前景還有青兒都以為,她會是這府邸的女主人。

所以鑰匙,她是有一份的。

但誰都冇料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發展。

門鎖因為有些生鏽,青兒費了一些力氣纔打開的。

夜色已完全暗下來,她冇有注意到的是,手掌沾染上一些鏽跡。

青兒拉低了外袍帽子,快步離開了。

這一幕,蕭景宸看見了。

果然,要出動了。

蕭景宸眼底的寒意加深了些。

這次,冷晚會好好跟上的。

而他,則要返回軍營。

因為,還有些事情並未想通。

蕭景宸需要回去再細細研究一下。

他的輕功,是不容置疑的。

一會兒的功夫,已經

回到了。

遠處看去,他的帳營,是亮的。

猛地掀開簾布,映入眼簾,是熟悉的臉。

“你,怎麼來了?”

淩陌雙手撐著腦袋,還在思考著。

蕭景宸這一聲,眼皮輕抬。

她坐直了身體,招了招手。

“你回來的正好,快過來看看。”

淩陌拿起擺設品,抬高,指了指。

蕭景宸快步上前,看到的時候,劍眉微蹙。

之前,他居然漏了看這裡。

這底下,竟還藏有這麼重要的線索。

“你看看,這圖案,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淩陌語氣遲疑,看著蕭景宸。

“令牌,軍師。”

淩陌還是不明白。

就在她準備再次開口之時,驀地,腦海裡的畫麵出現了。

軍師,是那位江北將軍的軍師。

而有一令牌,是上次追查沈村兩村之事,有一暗客逃跑過程中落下。

淩陌有些驚訝的看著蕭景宸。

蕭景宸對上她的眼眸,輕輕的點了點頭。

還記得,有次進宮,蕭景宸得知,有一江北將軍跟皇後來往甚密。

那軍師,腰上佩戴的令牌,就是相同的圖案。

當時,淩陌也看到。

這些事情,蕭景宸也冇有瞞著她,所以她是知道的。

難怪,剛纔,如此眼熟。

那在她房內那些擺設品,難道也有這圖案?

一想到這裡,淩陌有些心急,拉著蕭景宸,往外走去。

“快,跟我回去,我那邊還有。”

蕭景宸腳步未挪,把淩陌拉了回來。

“不急。”

“怎麼不急,這可是很重要的線索。”

淩陌說完,又用力拉著蕭景宸。

但,依舊冇有任何的移動。

淩陌倒是有些急了,連語氣都開始緊張起來。

“這些擺設品,可不是尋常之物,那日購買之時,攤主也說,那些東西,可是出自北麵的世家。”

蕭景宸聽到這裡,眉心微蹙。

“北麵,世家?”

淩陌睨了他一眼:“是啊,這線索,也不一般。”

“所以,還急不急?”

淩陌的發言,倒是給蕭景宸點通了這些天的困擾。

原來,裡麵還有這一層。

之前,他的調查方向有些偏差了。

花閣樓的青兒,原來如此不簡單。

淩陌最後還是拉不住蕭景宸,留在軍營裡。

他說,那些擺設品,遲些回去看也不礙事,今晚還有重要的好戲上演。

淩陌蹙眉,半信半疑的。

今晚,夜朗星稀,月色更加清冷。

行走在夜色下,身上也染上了一層星輝。

“青兒,你終於來了。”

黑夜中的人看到青兒,迫不及待走了出來。

臉上是驚喜,還有久違的喜悅。

日夜深思的人兒,終於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不再是夢裡,觸摸不到的虛幻。

手掌顫抖的伸出來,眼裡有了一絲絲的碎光。

青兒垂眸,往後退了一步。

那手掌,僵在了半空中。

“你,怎麼回來了?”

青兒整理著被帽子弄亂的秀髮,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我,我剛好路過這邊,想要過來看看你。”

身穿黑衣的男子收回了手臂,有些緊張的嚥了咽口水。

“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青兒抬眸,撇了一眼。

隻是一眼,眼光收了回來。

剛纔的那句話,冇有任何的溫度。

像是一個陌生人之間的問話。

那人不在意,他往前挪了一小步。

青兒從喉嚨處發出一聲:“嘖。”

男子立刻又往後退了一大步。

“青兒,你現在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不是好著嗎?”

男子聽到這句話,眼裡有些難過。

“青兒,你是不是遇上了什麼難處,為何要受那樣的委屈?”

男子說這句話的時候,音量提高了一些。

青兒立刻抬頭,審視一般的眼神緊盯著麵前的人。

“那樣的委屈?委屈?你是怎麼知道的?”

男子冇有說話,眼眸垂下,連頭都低了下來,不再看她。

恍如剛纔那句話,並不是出自他口。

青兒上前,瞬間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抬頭,語氣比剛纔寒了幾分,還夾雜著幾分審問。

“你究竟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就……前幾日而已。”

“這些天,你該不會一直在外麵偷窺我,說。”

青兒眼眸裡帶了些怒火。

男子冇有搭話,依舊低著頭。

他每次麵對青兒的時候,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收下自己的光芒。

而且在青兒麵前,他根本就撒不了謊。

但此時的青兒,有些咄咄逼人。

男子腳下輕輕的往後挪,試圖再次拉開兩人的距離。

青兒伸手,一手握住男子脖頸處的衣領。

指甲因為用力,已經嵌入掌心的肉裡,痛感傳來。

但這種痛,遠遠比不上心的痛。

這些人,為何都要這般對待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