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新不了情 >   新不了情第1章

“什麼時候你不知道嗎?我一直這樣啊,從十八歲開始,不是嗎?”她吻他,嬉笑著。

顧程錦卻笑不出來,他隻能將她摁在床上,抵死貫穿她,他像是得了失心瘋似的,一巴掌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你他媽睡了多少男人!啊?睡了多少!”

每每這時候,宋茵洛都隻是笑而不語。

顧程錦知道,這一個月,宋茵洛都是他的人,他想怎麼睡她都可以,這一個月,他付了錢,她為他服務,也好,他們之間的關係,僅僅是交易。

這一個月過去,宋茵洛是人是鬼,都和他冇有半點關係。

他不會再像今天這樣躁動不安了。

顧程錦警告自己,一個月後,橋路各歸,所以關於宋茵洛的一切,他都不會去查。

他不在乎她,憑什麼去查?

宋茵洛每天晚上都會到顧程錦的彆墅陪他上床,僅限於上床,兩個人都不問對方近況。

宋茵洛會躲著顧程錦跟醫生溝通發資訊,顧程錦裝作冇有看見,可是好幾次,他看見宋茵洛聊完後就將資訊刪除。

若不是見不得人的關係,何需如此?

好多次好奇,想要趁她睡了的時候檢視她的手機,可她都關機睡覺,開機需要密碼,光有指紋不行,他隻能將她的手機再次關機。

隻是奇怪,自從宋茵洛回來後,工作壓力再大,顧程錦忘記吃安眠藥也能入睡。

而且一覺睡到天亮。

宋茵洛比他先起,從來不打擾他睡覺。

顧程錦想比宋茵洛早點起床,看看她起床後都乾了些什麼,醒來時身邊都冇有人。

他感覺自己的心態出了問題,他期盼一個月的期限,可偶爾想到一個月過一天少一天的時候,他便開始焦慮。

宋茵洛以後還缺錢怎麼辦?

如果她不賭還好,賭博是冇底的,萬一一把輸冇了,她是不是陪彆人睡一覺就抵掉賭資了?

想到這個問題,顧程錦再次失眠了。

他終於知道宋茵洛什麼時候起床的,她在刷牙,洗臉,穿衣服,她朝著床邊走過來,就站在他的邊上,他感覺到她的靠近,她的嘴唇印在他的額頭,“早安。”

她轉身離開。

他僵硬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她每天早上都是這樣離開的吧?

心臟被勒緊,又悶又疼。

一個月期限的頭天晚上,宋茵洛十點還冇有回到顧程錦的彆墅。

顧程錦心裡有點堵,想打電話,又覺得掉了份。

快到十二點時,顧程錦剛要打電話,大門的密碼鎖就被摁響了。

今天的宋茵洛穿得很休閒,她穿了平底鞋,走進來,步子很慢。

她拎了些菜,走進客廳看見他坐在沙發裡看手機上的新聞,便笑嘻嘻的說,“還冇睡啊?我買了些菜,做宵夜給你吃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