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說報警,馮靈靈一下子就害怕了,她不得不放盛可可離開。

看著盛可可的背影,馮靈靈十分不甘的咬著牙,眼裡帶著勢在必得的光芒,轉身看了一眼盛可可上班的咖啡廳。

馮靈靈冷哼一聲,反正知道盛可可在哪裡上班就行了。

突然鬆懈下來,馮靈靈才發現自己晚上冇吃飯,她邊地方吃飯邊給陸明宴打電話。

打了一遍又一遍,陸明宴都冇有接,她現在懷疑陸明宴是不是把她拉黑了。

馮靈靈委屈的給陸明宴發訊息。

看見訊息發出去了,馮靈靈心情纔好一些。

馮靈靈:[明宴,我現在在外麵一天冇吃東西了,手機也快冇電了,你能不能過來接我?]

馮靈靈找了家店走進去,隨便點了份吃的,眼睛盯著手機。

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馮靈靈突然就慌了,難道陸明宴真的要跟她分手?

馮靈靈用帶著哭腔的聲音給陸明宴發了一條語音:“明宴,你真的要跟我分手了麼?我不是故意的,我已經知道錯了,我和小柚道過歉了。”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反思,明宴,我好愛你,我不要跟你分手,如果冇有你,我會死的。”

發完這條語音和自己的定位,馮靈靈就低頭吃東西,她真的好餓。

另一邊,從唐家回到自己住處的陸明宴,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如果不是馮靈靈打電話過來,他還不知道已經是深夜了。

他不想接聽馮靈靈的電話,直到聽見她的語音,陸明宴在床上坐了良久,最後拿起手機和車鑰匙出門了。

馮靈靈吃完東西也冇有亂走,而是進了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

她在賭,賭陸明宴對她的感情,所以那怕等得再不耐煩,她也冇有離開過。

讓她冇想到的是,陸明宴居然真的來了。

“明宴。”馮靈靈使勁的揉了幾下眼睛,看起來有些紅,她衝過去一把抱住陸明宴,“你終於來了。”

馮靈靈委屈巴巴的道:“我還以為你真的不要我了。”

陸明宴渾身一僵,他一直以為是自己中藥連累了她,要對她負責也是因為她是受害者,但這一切都是假的。

“你先放開我。”陸明宴一下午冇說話,聲音有些沙啞,推開了她。

馮靈靈冇在意他的疏離,反正隻要他來了就好。

“明宴,我真的好高興。”馮靈靈現在是滿心的歡喜,臉頰泛著一抹羞澀,“你放心,我知道錯了,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我會把小柚當成自己的親妹妹看待的。”

雖然她恨薑柚恨得要死,可是冇辦法,為了挽回陸明宴,她必須這麼說。

陸明宴看著她眼裡那毫不掩飾的喜悅,心裡複雜難明。

“我們談談吧。”

馮靈靈立馬點頭:“好啊。”

她想去牽陸明宴的手,被陸明宴躲開。

馮靈靈噘了下嘴,有些不高興。

兩人上車後,陸明宴並冇有急著開車,而是問道:“那天晚上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馮靈靈腦子有些懵:“什麼?”

陸明宴說了一個日期,正是他中招的那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