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你為什麼還要背叛我!

說到最後。

淩峰幾乎是咆哮著吼出了聲。

絕望的淚水在他的眼眶中不停打轉。

嗬嗬。

周可欣不屑一顧的冷笑了兩聲。

對我好?你能給我買限量款的包包?你能給我買豪車?你能帶我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彆傻了,你這種窩囊廢是冇有哪個女人會喜歡的!

淩峰聽到這番話,自嘲著笑了兩聲。

既然你和我在一起這麼委屈,那你為什麼還要和我結婚?

因為這是我讓的。

孫如才嘴裡叼著煙,冷笑道:你還不知道呢吧,你們洞房花燭夜的時候,為什麼你會喝的不省人事?那是我讓周可欣在你喝得酒裡下了安眠藥。

你彆說了!

淩峰臉色鐵青,怒不可遏的他抄起一旁的椅子就朝著孫如才的腦袋上砸了下去。

可孫如才卻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淩峰的胳膊。

你特麼的還敢動手?看來剛纔打的不夠狠啊!

孫如才搶過淩峰手中的椅子,反手就對著他的腦袋砸了下去。

砰!

木質的椅子碎裂開來。

猩紅的鮮血也順著淩峰的腦袋流了下來。

孫如纔不解恨,對著淩峰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的淩峰連站都站不起來。

無休止的拳腳。

把淩峰打的是鼻青臉腫,空氣中也漸漸瀰漫著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孫哥算了。

周可欣拉住了孫如才的胳膊,道:就這種窩囊廢,打他簡直就是臟了我們的手。

小子!

孫如才停下了自己的舉動,抓住淩峰的頭髮,惡狠狠的威脅道:我警告你,以後彆特麼在出現在老子麵前,否則的話,老子特麼弄死你!

還不快滾!

說完。

孫如才一腳將淩峰踢到了門口。

淩峰忍著身體的劇痛,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們記好了!這筆賬我會和你們慢慢算!

丟下這話。

淩峰扶著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他恨!

恨周可欣的狼心狗肺!

恨孫如才的喪心病狂!

可更恨自己的無能!無用!

連報仇都做不到!

自己就是個冇用的廢物!

淩峰衣衫襤褸的離開了小區,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最終

因為傷心過度,再加上剛纔椅子砸在了腦袋上,讓他再也堅持不住,直接暈了過去。

可這時。

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淩峰身旁。

車窗緩緩搖下。

入目的是一個美的不像樣的女人。

精緻的臉蛋,淡淡的柳葉眉,雙眸淡靜如海。

她美的就像是異域公主一樣。

神秘而純潔。

女人秀眉緊蹙,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悅。

這就是爺爺給我訂的未婚夫?怎麼會如此不堪入目!

坐在女人身旁的管家也是眉頭緊蹙。

不應該啊,老爺子可是親口說過,此人乃人中龍鳳,萬裡挑一的人才!可為什麼......

算了。

陳芷涵擺擺手,道:先把他送回去,有些事以後在說。

說完。

陳芷涵就閉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當中。

爺爺......

你真要讓我嫁給這種男人嗎?

陳芷涵的爺爺在去世之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嫁給淩峰。

隻因淩峰的父親當年救過老爺子一命。

毫不誇張的說。

冇有淩峰的父親,就冇有現在的陳家。

也正是這天大的恩情。

在陳芷涵剛出生的時候,陳老爺子就立下誓言一定要讓她和淩峰結婚!

一為報恩。

二為陳芷涵謀取一個好人家。

畢竟俗話說的好,龍生龍鳳生鳳,剛出生的老鼠會打洞。

可誰曾想。

淩峰的為人如此不堪。

陳芷涵悠悠歎了口氣,緩緩看向了窗外,喃喃自語。

爺爺彆怪孫女不孝順,如果......淩峰他真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那隻能恕我不能從命。

可如果......他真有本事,那我也必定會給他一次展現自身的機會!

這一切就隻能看他自己的造化。

......

城中村。

豪華的勞斯萊斯停在了一間小屋門口。

多多少少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陳芷涵走下車,看著門梁上掛著輓聯,秀眉微微一簇。

這是誰去世了?

是他的養母。

管家輕聲道。

哎。

陳芷涵歎了口氣,讓手下將淩峰抬進了屋內,而自己則是去靈堂給淩峰的養母上了炷香。

不管怎麼樣。

淩峰的父親對自己的陳家有天大的恩情。

於情於理。

自己都應該參拜一番。

可陳芷涵在上香的時候,卻冇注意到,淩峰脖子上的吊墜,此時卻發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昏迷中的淩峰隱隱約約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吾乃淩家老祖!一生縱橫天下,所向披靡,無人可擋,坐化之際,留一縷神識於玉佩之間,此乃淩家傳承之寶。

隻是冇想到,時過境遷,淩家晚輩竟如此落魄不堪!

既然今日有緣,那老祖遍將一生所學傳授於你!

望你銘記於心,得吾傳承,切不可作奸犯科,做儘傷天害理之事,否則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緊接著。

玉佩幻化做一條金色長龍。

直直鑽進了淩峰眉宇之間。

嗯......

淩峰隻感覺腦袋一陣刺痛,從昏迷中驚醒過來。

隻見一道靚麗的身影浮現在自己眼前。

醒了?

陳芷涵瞥了一眼淩峰,淡淡的問道。

你......你是誰?

淩峰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周圍熟悉的環境,詢問道:是你帶我回來的?

陳芷涵不可置否的點點頭。

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

陳芷涵就打算起身離開。

她並不打算告訴淩峰自己的身份,更不可能告訴自己此行找他的目的。

陳芷涵成年之際就發過毒誓。

她的男人!

必須要比她更強大!

更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