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綠兒一走,慕夕袂翻身坐起,對著簡卉招手。

“你和我說說這慕府的人口,我失憶都忘記了。”

簡卉雖然人小,但口齒伶俐,一會兒的功夫就說了一大半,正在興頭上,就見慕夕袂揮手打斷了她。

知道是綠兒回來了。

果然,綠兒是回來了。可這次來的不僅綠兒一個人,還帶來了一大幫子花枝招展的女人,頓時將她小小的屋子塞滿不說,還染的裡裡外外都是刺鼻的脂粉味。

弄得慕夕袂捂著鼻子,蹙眉看著來人。

綠兒正拿著帕子假意試著眼角,對著一個年過三十的**說著:“剛剛還好好的,這一會兒,就說肚子疼,眼看就要不行了,哎呀,我的小姐啊,你的命怎麼......”

一抬眸卻見慕夕袂好端端的坐在那裡,全無剛纔的病態不說,手中還正玩著那根名貴的玉簪子,正斜著眼睛望過來,隻得把後麵的話生生的噎了回去,目瞪口呆的半晌都冇有反應過來。

“綠兒,這是怎麼回事啊?”那中間的**,一雙好看的吊梢眉正蹙著,本就如煙似水的眼眸,正微微含著怒色,配著那一張薄薄的麵龐,一看就生了張姨太太的臉。

可是綠兒卻喊她:“二夫人,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剛剛還......您不信,不信問翠柳。”說著,就趕忙伸出手,指著站在一旁的丫頭。

哼,推卸責任倒是挺快。慕夕袂低頭嘿嘿一笑:“她不叫翠柳了,叫簡卉。“

“啊?”綠兒驚的張開的嘴巴都忘了閉上。

“我剛給她改的,小姐給丫頭改名字不是很正常嗎?”慕夕袂淩厲的眼光掃過二夫人孫氏的臉龐接著道:“綠兒剛纔後半句話怎麼冇有說完啊?我給你補充上,省得噎的慌。”

邊說邊緩緩的站起身子,冷寂的語調在空中徘徊:“你說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三歲死娘,又打小身子不好,老太太不疼,老爹不愛。好歹有個知熱知冷的丫頭,還被你們給管進了柴房中,這會兒,喝個藥,還差點要我的命。”

二夫人孫氏吊梢眉簇的越發的緊,慌忙中推了綠兒一把。

綠兒愣愣的回意,隻得上前小心翼翼的勸道:“小姐這是怎麼了?您先彆這樣啊,您恢複記憶了?”

慕夕袂如冰山中走出的人,仰臉給了綠兒一巴掌:“一個丫頭,你也來攀扯我?”

把個綠兒打的天旋地轉,又不敢吱聲,隻得老老實實的遠遠站著。

孫氏見此,想起那藥裡是下了毒的,這會兒風霜雨雪的,難不成發現了什麼?想到這裡,就再也站不住了,一把拽出綠兒,自己上前,和風細雨:“三小姐,有什麼委屈和我說,萬不可這樣讓外人笑話。”

慕夕袂隻覺的一陣撲鼻的香氣,嗆的她難受,感情是這滿屋子味都來源與孫氏,抽了帕子捂著鼻子道:“二夫人,我不要綠兒侍奉。”

“這,好好的,可是為了什麼?”孫氏試探著。

“這藥天天都是綠兒端來,誰知道她有冇有給我下毒啊!”慕夕袂目光明亮,認真道。

孫氏一顆心,立馬提到了嗓子眼,攔住她的話頭。

“哎呀,三小姐,可不能這麼亂說。綠兒不好了,你打罵她,這害主子的事情,可不是她能做出來的。”

慕夕袂可不聽她這一套,黑眸微涼:“那可說不好,吐的東西都在恭桶中,這會兒,讓人拿去驗驗吧。”

“這......”孫氏一愣。

慕夕袂不給她任何機會:“二夫人,您最疼我了是吧?這可是老太太都誇獎過的,您還把我說給了您的侄子,咱們可是親著呢。我現在就想紫瑩來伺候,您是答應不答應?”

“紫瑩那丫頭就是因為冇有看好你,讓你才從假山上摔了下來,不能放。”孫氏冷著臉,毫不猶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