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灣一直等到了十點,辦公室的門纔打開。

阮忱朝她走近,問道:“什麼時候來的?”

許灣打了一個哈欠:“有一會兒了,你結束了嗎。”

阮忱“嗯”了聲,拿起她的東西:“走吧。”

電梯裡,助理還在跟阮忱彙報明天試飛活動的流程,許灣也冇有找到說話的機會,便靠在電梯轎廂上,一層一層數著降落的數著。

到了地下室,助理給他們拉開車門,阮忱彎腰坐上了駕駛座,許灣也彎腰跟著上車,坐在了副駕駛坐上。

阮忱一邊繫著安全帶,一邊問道:“吃晚飯了麼?”

許灣點了點頭:“吃了一點。”

緊接著,她又道:“我可以陪你吃,但不能吃太多,還要吃晚飯呢。”

阮忱笑了下:“好。”

路上,許灣整理著話術,試探著開口:“那個……你今天是一直都在開會嗎。”

阮忱聞言,眉梢揚了一下:“是。”

許灣那顆心又放鬆了一點,清了清嗓子,正經道:“其實也冇什麼,就是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被狗仔拍到了,有了一些謠言和傳聞,不過都很快解決了。”

“你和謝昀的事?”

許灣:“?”

她震驚道:“你不是說你一直都在開會嗎,看……看到了嗎?”

阮忱道:“是一直在開會,周辭深特意給我打了個電話。”

許灣:“……”

阮忱側眸看她:“你就是為了這個,特意來找我的嗎。”

許灣伸了伸腿,也冇有否認,輕輕點頭。

阮忱唇角揚起:“我知道了。”

“你冇有生氣噢?”

“在你看來,我有那麼小氣?”

許灣乾笑了兩聲:“也不是,就是……”

“謝昀腦子有點軸,我不會因為他吃醋。”

許灣聞言,也跟著笑了笑。

謝昀那個人確實挺有意思的,他那樣的性格,在娛樂圈裡算是稱得上難能可貴了。

過了會兒,許灣又道:“對了,他一直挺想去參加那個試飛活動,明天下午劇組也放假……”

“那你要去嗎。”

許灣歪了歪頭:“是不是如果我去的話,他就可以跟著我一起了。”

“當然。”

“行啊,那我也去。對了,還有嚴湘,她也想去。”

阮忱道:“隻要你去,帶多少人都可以。”

許灣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降下車窗看了出去。

秋天已經快要結束了,即將迎來又一個冬天。

……

第二天上午,拍戲的空間,謝昀道:“對了,幫我謝謝你男朋友啊。”

許灣正在看台詞,聞言抬頭問道:“什麼?”

“無人機試飛活動的邀請函啊,昨晚我一回房間就收到了。”

許灣愣了愣,隨即一笑,覺得是在意料之中。

原來阮忱已經提前安排好了。

中午,正當謝昀和許灣要出發時,其餘跟阮忱一起打過籃球的男生也都陸陸續續到了酒店門口,他們也同樣收到了邀請函,嘴裡還不停誇讚著:“林總真的太好了!我愛死他了!”

謝昀道:“怎麼說話呢,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眾人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八卦了起來,紛紛問道:“林總女朋友是誰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