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洪濤一聽就知道這肯定是瞎話,再天才也不可能隨便玩一玩就能開得那麼快吧?況且他得到的資料,錢江可是補考了一次纔拿到駕照的,真有那麼高的天賦,難道連考駕照都需要補考?

還有一點,剛剛蘇倩眼中閃過的驚訝,他被他捕捉到了,也就是說,他得到的資料是對的,這兩人應該並不熟,這下,蘇洪濤就有點摸不清狀況了,難道真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隨便拉個擋箭牌就碰上了一個奇才?

“我說錢江,你這可就不厚道了,咱們可都是一家人了,你到底是怎麼練出這樣的技巧的?教教我如何?”蘇洪濤不依不饒的說道。

錢江苦笑了一下,難道要告訴你,我得到了一個係統嗎?那你肯定更加不信了。

錢江掃描了一下蘇洪濤,看一下他的天賦,竟然是86點,好吧,天賦這玩意兒畢竟隻是天賦,關鍵還是經驗啊,明明戚雲惠比蘇洪濤的天賦要高得多,但就是冇蘇洪濤開得快,冇個師傅還真是不行。

“獨門絕技,想學的話和戚雲惠一樣磕頭拜師。”錢江用這話堵死了蘇洪濤。

蘇洪濤可是錢江的大舅哥,怎麼可能會去給錢江磕頭?正要繼續說話,蘇倩卻忽然查了一句:“咦,等等,你剛剛出去好像冇開車吧?那你是怎麼和我哥賽車的?還有,戚雲惠是誰啊?”

“額,剛剛在路上看見一個小姑娘,好像挺有天賦的樣子,然後我就打算收她當徒弟,她不相信我,然後就借給我一輛車,玩了一下,接下來就是你哥亂入。”錢江簡潔明瞭的介紹了一下。

“收徒弟?”蘇倩詭異的看著錢江,不就是出去買個菸灰缸嘛,怎麼還收了個徒弟?

看著蘇倩那怪異的眼神,錢江自作多情的認為蘇倩是吃醋了,連忙說道:“對啊,她說她要準備一下,等會就來,你身為她的師孃,她也得給你磕頭呢。”

“好吧,那我去換身衣服。”蘇倩說道。

“成。”

蘇倩上樓去換衣服了,兩個大老爺們繼續聊天。

蘇倩換好衣服,正準備下樓呢,忽然聽見蘇洪濤問:“對了,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酒吧。”這種必問的問題,兩人已經商量好了,錢江非常從容的回答:“有一次倩倩一個人跑去酒吧喝酒,被我給認出來了,然後我們就聊了起來,後來交換了電話,倩倩隻要想去酒吧了都會叫上我的,時間長了,我們也就好上了。”

蘇倩無奈的捂著額頭,這傢夥是傻子嗎?人家隻不過是問你們怎麼認識的,你老老實實的說酒吧,瞎編一點內容也好啊,居然把整個事件全部都概括說了出來,怎麼想都有點不打自招的感覺啊。

蘇洪濤笑了笑:“這樣啊,話說,你們是怎麼想的?結婚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和家裡人商量一下?”

“今天早上我和倩倩表白了,她也同意了,然後我興奮過頭了,直接拉著倩倩去領證了,她見我這麼激動,也冇掃興,跟著我就去了。”雖然這種話很難令人接受,不過目前也隻能這麼說了。

睜著眼睛說瞎話啊,如果蘇洪濤真的信了他這話,那他就是傻子,再怎麼興奮也不至於結婚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和任何人商量一下,就直接去領證了吧?

閒扯淡了半天,蘇洪濤畢竟是個老油條,而錢江不過隻是一個宅男而已,根本經不住考驗,雖然冇有承認,但是蘇洪濤對於蘇倩隻是拿錢江當作擋箭牌這件事已經越發的肯定了,隻是,錢江到底是個什麼身份,還有些弄不明白,他纔不相信,一個宅男的開車技術可以逆天成這樣。

不多時,戚雲惠就來了,同時,她還帶了一箇中年婦女回來,這讓錢江有些納悶,難道這是戚雲惠的媽?擔心我的人品?需要來考驗我一下?

“媽?你來啦?”蘇倩這時候站了起來。

錢江一陣無語,原來這箇中年婦女是蘇倩的老媽,叫張紅霞。

錢江連忙上去熱切的打招呼,原本他是很緊張的,但是卻發現,這個女人好像就隻是像一個普通母親一樣,拉著錢江問東問西的,問的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瑣事,以及錢江家裡的情況。

不過這也不好應付啊,問道錢江家裡的情況,錢江還能說說,但是聊起錢江和蘇倩的感情問題,錢江就頭疼了,身為一個宅男,聊天都不怎麼會,更何況是不停的編瞎話?

而戚雲惠那裡,見到錢江的老婆居然是蘇倩,立刻跑過去和蘇倩聊天了,完全就是蘇倩的粉絲啊。

“吃飯吧,大家肚子都餓了吧。”蘇倩看到錢江有些應付不住了,連忙說道。

“等等,我的拜師儀式還冇有舉行呢,拜完之後再吃吧?”戚雲惠這時候,終於想起來,她過來的目的了。

錢江光明正大的拉著蘇倩的手坐下,蘇倩甩了一個白眼,不過當著她母親的麵,她也冇說什麼。

戚雲惠跪下,給錢江和蘇倩磕了三個頭,然後跪獻紅包和投師帖子。

錢江都愣了一下,還給紅包?意外之喜啊,生活費也有了,這可是好事啊。

喝下了徒弟送上來的茶水,錢江笑了笑:“好了,既然你入我門下,我自當儘心儘力的教你,起來吧。”

“係統提示,恭喜您收穫徒弟一名,獎勵抽獎功能一次。”

抽獎?意外之喜啊!真不知道會抽中什麼好東西。

戚雲惠這才起身,笑了笑,問道:“師傅,你什麼時候教我開車?”

擦,對啊,怎麼教啊?咱老錢這麼多年還冇教過彆人呢,要怎麼教呢?

“係統提示,隻需演示一遍,你徒弟就能瞬間學會了。”係統的提示聲立刻出現。

原來這麼簡單啊,錢江這下心裡就有底了:“明天你過來找我,等會我還得和你師伯喝兩杯呢。”

“都過來坐吧,吃飯了。”張紅霞招呼著他們喊道。

蘇倩的老爸今天應該是不來了,隻是和一箇中年婦女聊聊家常,應該還是能勉強搞定的,至於那個老丈人,還是算了吧,等以後再說吧。

“你們先上桌,我去一趟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