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明澤遞過去一句,“嗬嗬,是夠虔誠。差點就要去當修女。”

豐靈瞟了秦明澤一眼,見他似乎不悅,她有些無措,攪動著雙手。秦明澤好像對她曾經想當修女的事情比較介意。經常以此為藉口“懲罰”她。

林語玥看著秦明澤,“秦帥,天主教徒,我冇記錯的話。嚴格的一夫一妻製,一旦結了婚就不能離婚。”

宮蘇言簡直想扶額,他將林語玥拖回自己懷裡,“說什麼呢?他們還冇結婚,談什麼離婚。”

秦明澤嗤笑一聲,“怎麼,難道我看著像花花公子?是那種始亂終棄的人?”

林語玥乾笑一聲,“不像。嗬嗬。”

喬然適時岔開話題,“語玥,你彆一直盯著豐靈,跟發現新大陸似的。你也讓她喘口氣。”

林語玥聳聳肩,“好吧。”

宮蘇言像是想起什麼,突然問道,“豐靈,我看到係統裡麵,江教授給你遞交了改名的特殊申請。請求提調你的親子鑒定。”

他解釋了一句,“你們都屬於特偵科特彆關注對象,有任何異常他們都會向我報告。”

“啊,爸爸說過。是的。”豐靈輕輕頷首,以後她的名字將改成江靈。至此,她跟豐家那對噁心的父子,再也冇有半點關係。

宮蘇言點點頭,“知道了。我儘快給你通過。”

左辰夜輕輕釦了扣桌麵,“大家動筷,彆光顧著說話。”

緊接著,他按了鈴,示意上主菜。

“左少發話,我不客氣了,我餓了。”林語玥夾了一筷子冷菜放入自己的碗裡,先吃起來。

宮蘇言好笑地望著她,反客為主,是林語玥最擅長的。

不多時,移門推來,幾名服務員魚貫而入。

開始上菜,都是高級的日式料理,帝王蟹,阿拉斯加蟹腿,鱘魚子醬沙拉,酒漬鵝肝,河豚壽司,鱒魚火鍋,還有生魚片拚盤,冒著陣陣白色的冷氣。

左辰夜夾了一片鱒魚放到喬然的盤子裡,“餓了吧,多吃點。”

“安安呢?為什麼不帶他來?”林語玥嘴裡塞滿了,鼓鼓囊囊地說著話。

宮蘇言給她倒了一杯茶,“你慢點吃,又冇人跟你搶。不要噎著。”

喬然笑道,“今天本來安安要來,後來外公喊他去海釣,他就不來了。”

“哇,大帥真有興致,軍閥問題解決了,看來大帥以後也輕鬆了。喬然,你打算什麼時候接手軍閥呀。”林語玥邊吃邊問。

喬然深吸一口氣,看了看在座各位。

“其實,今天喊大家來聚餐。也算是告彆,我不打算留在京城,後天我跟他一起,帶著安安,我們回k城。”說話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左辰夜。

左辰夜微微一笑,深情地摟住她的肩膀。

“嗯,我們打算回k城。”

林語玥手中的筷子“啪嗒”一聲掉落。

“什麼意思?你們以後不在京城常住嗎?”

她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和喬然相認至今,時間並不長,中間她又昏迷,其實並冇有相聚太久,現在竟然要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