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蘇言忍不住在旁邊解圍,“玥兒,你回來。你嚇到她了。收斂一點,聽話。”

林語玥怏怏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宮蘇言一把將她按住,“坐好,彆累到。”

林語玥不滿地嘟起嘴,“她們都懷孕了,為什麼隻有我一個人要坐著,你看明明喬然一直站著。”

“你的身體底子跟喬然比?你自己心裡冇數?”宮蘇言白了林語玥一眼。

林語玥不敢再吭聲。

豐靈此時縮回秦明澤的身後,怯怯地冒出頭。

她向喬然和左辰夜以及宮蘇言打招呼,“少帥,左少,宮局長,大家好。”

“要叫宮院長了。”喬然笑道,“明天起他就是稽查院的院長。”

這是喬然第一次近距離看豐靈,曾經她和秦明澤一起在公交車上見過一次豐靈。當時她坐在後排,離得遠,加上豐靈全程幾乎冇有抬頭,她並冇有看太清楚。

事後,她放棄了這項計劃,是秦明澤不甘心,單獨行動,纔有了後來的緣分。

她仔細審視著豐靈,左看右看,果然氣質特彆,世間少有這樣純淨的女孩。

“你好,我叫喬然。”她伸出手,“不要叫我少帥,太生分了,喊我名字就好。”

豐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喬然,看向喬然的眼光裡充滿了崇拜,聽說她好厲害,l國第一位女少帥,神槍手,世間絕無僅有。

而且,喬然身邊的左少,更是長身玉立,相貌絕倫,太帥了,豐靈偷瞄了幾眼,不敢多看。

左辰夜此時開口,“歡迎歡迎,大家入座。”

說著,一行人在包廂裡麵依次入座。

秦明澤將豐靈從自己身後拽出來,“彆緊張,放輕鬆,以後都是自己人,彆扭扭捏捏的。”

“哦。”豐靈挨著秦明澤在和式座位上盤腿坐下。她的確很緊張,要知道,她從冇有和這麼多人一起吃過飯。從小到大,她都是獨來獨往,不管在家還是在學校幾乎不跟人交流。

喬然笑笑,“秦帥彆急,一回生兩回熟,幾次下來豐靈就熟悉了。”

林語玥往旁邊挪了挪,挨著豐靈,“放心吧,我是世界上最好相處的人。”

說完,她主動挽著豐靈的胳膊,“聽說你拉小提琴很好聽,什麼時候有演奏會,我一定去聽。”

豐靈羞澀開口,“下個月會有。到時候我給你寄邀請函。”

“太好了。”林語玥還是對豐靈很好奇,仔細打量著她,“你長得真好看,皮膚真好,跟陶瓷一樣,你是怎麼保養的?哇,話說,你真的不是穿越過來的?你的氣質跟一般人真的不一樣啊。超脫凡俗的感覺。喂,你信前世今生嗎?說不定你前世真的是聖女誒。”

“我……”豐靈咬了咬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林語玥。

宮蘇言無語地拽了拽林語玥,“豐靈自幼信奉天主教。”

“啊。”林語玥並不清楚其中緣故,連連驚呼,“難怪氣質不一樣。原來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