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葉羿眼裡的凶光,周蕙蘭嚇了一跳:“兒子,你千萬彆衝動做傻事。林晴一家現在勢力大得很,咱們招惹不起,今後我們母子靠雙手掙錢,平平淡淡過日子就是了。”

葉羿恢複平靜,“媽,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不過,那賤人這麼狠,我絕對饒不了她一家子。”

周蕙蘭急了,“聽媽一句勸,咱們認命吧,要是你再出什麼事,我就隻有死了算了。”

葉羿為了不讓老媽擔心,隻得點頭:“好,我知道了媽。”

如果葉羿還是從前那個平凡人,他估計也隻有認命的份兒,但如今卻不同。

他在夢中得了高人傳承,本領通天,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林晴,給我走著瞧!”

葉羿心中暗暗發誓,葉家所失去的,他要讓林晴一家加倍奉還!

稍微休息了一會兒,葉羿準備打車和母親暫回住處休息。

一輛奔馳,突然停在了兩人旁邊。

“周姨,我到處找你,原來你在這裡撿垃圾啊。”

奔馳車裡還未見人,就聽見一個戲謔的女子聲音傳出。

而這聲音,葉羿再熟悉不過,就是坑害他一家的林晴。

車門打開。

帶著墨鏡,穿著短裙,身材高挑的林晴與一名西服男子一起下車。

此時葉羿站在周蕙蘭身後,臉側向一邊,一時間林晴根本冇注意到葉羿的存在。

“這就是那癱瘓兒的母親?”

旁邊的男子,目光不屑地掃視著狼狽的周蕙蘭。

“對。”林晴點點頭,麵帶微笑,指著男子,“周姨,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吳斌,盛世集團的太子爺。”

周蕙蘭不知道林晴要做什麼,有些害怕道:“林晴,你和誰交往跟我家沒關係,我也不想知道,我們家的一切都被你奪去了,請你以後不要來騷擾我們母子!”

林晴冷笑一下,“說得輕巧,我怎麼知道你這老潑婦以後會不會鬨事?告訴你,你一輩子彆想翻身。還有,這次我來是通知你,三天後,我的公司上市,慶功宴和訂婚宴一起辦,你必須來,明白了嗎!”

周蕙蘭知道,林晴肯定要耍什麼花招羞辱她,斷然拒絕:“你辦宴席和我沒關係,我冇空去。”

一旁的吳斌臉色一沉,揚起巴掌就要扇過去:“老東西,你以為你誰啊?去不去由不得你,你們欠我家寶貝兒的債還冇還清!”

眼見那一巴掌,要落在周蕙蘭臉上。

周蕙蘭身後,葉羿健步上前,捏住吳斌的手腕,反手一巴掌打在他臉頰上,把他抽翻在地。

“啊,你……你是葉羿!你這活死人,居然醒了!”

林晴見到葉羿,心裡說不出的緊張。

可下一秒,她又放鬆下來。

一個無權無勢的廢物而已,就算活過來又怎麼樣?

自己現在不但掌控著幾家公司,男朋友還是大集團的太子爺,在江北這座城市,隻手遮天!

他葉羿算什麼東西!

“媽的,誰敢偷襲老子,老子要你死!”

吳斌踉蹌著爬起來,撲向葉羿。

葉羿輕描淡寫一腳,將吳斌踹飛,他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直接昏迷過去。

葉羿目光平淡,凝視著林晴,“為了救你爸,我癱瘓三年,你就這樣報答我?林晴,給我一個理由!”

林晴神色輕蔑,揚起下巴,“理由?我貪財,我喜歡錢,這理由夠了吧。實話告訴你廢物,本小姐從一開始就冇喜歡過你,我接近你就是為了你家的財產,隻因為你太蠢了,這麼容易就上當。”

葉羿心中悸動,但是冇有動手,因為在他看來,殺林晴很容易,但解不了他心頭之恨。

“好歹我也救過你爸一命,你就算貪財,也不該把我爸媽害成這樣,除非你不是人,是畜生。”

葉羿平靜道。

“哼。”林晴有恃無恐,神色囂張,“傻子,我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你救那個人,不過是我花錢請的一個白血病演員而已,不然你以為僅僅捐獻個骨髓,就讓你癱瘓了嗎?”

聽到這話,葉羿才徹底明白了。

原來一切都是林晴設下的局,自己變成活死人也是她做的手腳!

“哈哈。”葉羿笑了,“好,很好。林晴,我向你保證,你下場會很慘。”

“笑話!”林晴一臉不屑,“你能把我怎麼樣?報官?你有證據嗎!殺我?彆忘了,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了我你也死定了,你死了你撿垃圾的媽可怎麼活?

“無論怎麼樣,你都鬥不過我。我勸你老實點,不然以我現在的勢力和背景,讓你一家從世界上消失非常容易。”

“是嗎?那咱們走著瞧。”

葉羿冇打算留住林晴。

“好啊,三天後我辦慶功宴和訂婚宴,有種你就來,玩兒不死你,我就不姓林!”

說完,林晴吩咐司機把昏迷的吳斌抱上車,揚長而去。

……

葉羿和周蕙蘭,暫時回到了周蕙蘭寄居的貧民窟。

實際上,這裡就是廢品站隔出來的一個小房間,連貧民窟都比不上。

“葉羿!”

“葉羿你給我出來!”

纔沒休息多久,就有人在門外呼喊葉羿。

誰?

葉羿開門出去。

廢品站大門外,停著一輛豪華跑車。

跑車旁站著一名大長腿,短裙美女。

“你找我?”

葉羿確定,他不認識這個美女。

“我是柳倩,你的主治醫生。”

葉羿:“……”

醫院來追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