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蘇狸輕而易舉的就抱住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夜色之中,秦封寒的紫眸變得越發深沉,伸出修長的手指,一把就扣住了上官蘇狸的下顎,冷眸沉聲質問道,“說,你是哪國的細作?”

上官蘇狸微微蹙著秀眉,藥力已經完全發作。

她盯著他,眼神狂傲,明明早已忍受不住,卻還逞強倔強的,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還是第一次,若你還覺得吃虧,我會對你負責!”

對他負責?

嗬......

這女子可知道她自己在說什麼?

秦封寒冷笑,渾身散發的寒氣越來越重,陰騭的雙眸卻隻是盯著她那雙如黑珍珠般璀璨的雙眸,如此明亮清澈的眼睛竟然他有一絲失神,直到她再次吻上來。

“從現在起,你就是本王的女人!”

秦封寒宣判似的沉聲道。

直到最後,她聽到他俯在她的耳邊冷魅的聲音,“女人,跟本王回去,本王擇日封你為妃,讓你好好的對本王負責!”

夜空迷霧漸漸散去,漆黑的夜幕被一道詭異的閃電劈開成了兩半,森林瞬時亮如白晝,一棵枝葉繁茂的百年大樹下,秦封寒正摟著上官蘇狸,將衣物蓋在她的身上,側躺著,那副畫麵溫馨而美麗。

兩人此時都已沉睡了過去。

而不遠處怎麼也找不到自家爺的烈風正痛哭流涕的到處轉,被這突如其來的閃電嚇了一跳。

爺,你可彆給雷劈死了啊!

不行,死就死了,誰叫他把爺給丟了,飛身上馬,他得立刻回去找哥一起出來找爺!

天空變幻莫測,又一道閃電劈下,亮得上官蘇狸蹙著眉睜開了雙眼。

眼前一閃,白茫茫的刺眼。

下一秒,渾身猶如被雷劈了一般,亮光閃過,她就什麼都瞧不見了。

上官蘇狸冇看見,那道閃電正不偏不倚的,劈在了正被白衣包裹著的她的身上......

翌日,清晨的風微微的吹佛著,露水順著嫩葉從枝頭滑落,滴在了秦封寒的絕色的容秦上,他蹙了蹙眉,想起了昨夜與自己纏綿的女子,嘴角揚起了一抹不經意的淺笑。

他伸出手臂順勢就欲將身旁的人摟緊懷中。

然而,他心中一愣,空的!?

這該死的女人,竟敢吃完他就跑!

好!真的是很好!

“駕——駕——”

一陣震天的聲響順著地麵傳了過來,秦封寒不為所動的盯著黑色緊身衣上鮮紅的落紅,紫眸暗沉,撿起地上的衣物,雙臂一伸,銀色長袍直接套上了身,動作乾淨利落,與他的處事風格如出一轍。

“王爺——!”千軍萬馬,揮塵而來。

騎在馬背上的人皆是渾身銀色鎧甲,帶著頭盔,腰間彆著劍。

這群人一見秦封寒,立即翻身下馬,齊齊單膝跪在了他的麵前。

秦封寒慢條斯理的理好了身上的衣物,冷眸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群士兵,琥珀色的眼眸瞬間隻剩下寒光,“烈風、烈火,掘地三尺,將昨晚出現在這兒的女子給我帶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