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朝,太子東宮。

“太子殿下,您看人家美嗎?”

“可惜了,你是得不到我的!”

“明天你就會被皇上廢除太子之位,而人家也早已準備好了退婚奏摺,到時候這一切都跟你沒關係了!”

楊辰忽地睜開眼睛,用力倒吸了一口氣,隻覺得頭腦眩暈,視線由模糊逐漸清晰。

他驚愕地掃視著周圍奢華的宮殿,古色古香氣派的裝飾,還有站在眼前身披透視白紗,露著香肩和雪白肌膚的美人,一臉的不可置信。

下一秒,大腦中的神經撕扯,兩股記憶互相交融,疼得他咬牙切齒,彷彿大腦將要炸裂。

天呢,我特麼居然穿越了!

大梁朝,武和十八年。

我不再是所向披靡地全國武術冠軍,而是本朝太子,當今皇儲,大梁江山的繼承人。

他看向站在麵前的絕代佳人,一雙嬌媚的眼睛彷彿攝魂般,紅唇嬌豔欲滴,膚如凝脂,隻見她抿著紅唇,一臉得意的笑容斜眼瞅著自己。

“原來嫣兒要退婚?”

楊辰不裝了,猛地一下坐立了起來。

“殿……殿下!”

林嫣被嚇得花容失色,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驚訝使她的臉蛋通紅。

此刻她緊張的心臟怦怦亂跳,剛纔她已經灌醉了太子,可為何太子會突然醒來?

那自己剛纔說的話豈不是……被他聽到了?

“難道本太子就那麼嚇人?剛纔你不還說要退婚嗎?”

楊辰一臉冷笑道。

隻怪前身太子昏庸無能,膽小怕事不說,關鍵對朝政不感興趣,整日隻知道和狐朋狗友飲酒作樂,窮奢極侈,彆說眼前美人要退婚,就連皇上也對他大失所望,企圖明日就下旨廢除太子,另立儲君。

不過,這都是以前了。

眼看如此絕代佳人站在眼前,楊辰自信自己這一副練武的體格能夠讓她滿足的!

不僅如此,他還是中醫世家,繼承了一手高超醫術,這身體調養的倍兒棒!

“太子殿下,人家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咱們還是喝酒吧!”林嫣矢口否認,連忙就要去端酒,突然楊辰一把將其摟抱在懷裡,一股迷人的芳香竄入鼻孔,他的嘴唇緊貼著她的耳朵,一邊說著,一邊雙手在她曼妙的身體上徘徊,掌心傳來細膩的絲滑。

“宰相權利熏心,為了控製本太子,以後權傾天下,便抓住本太子膽小的弱點,並且企圖用美色和美酒讓本太子沉迷其中,不學無術。”

“你是他的孫女,他讓你嫁給本太子,也是為了進一步高攀皇室,讓本太子對你言聽計從,冇成想當今皇上看本太子整日飲酒作樂,昏聵無能,便企圖另立秦王為太子,你也抓住時機準備退婚。”

“你們真當本太子不知實情嗎?”

轟!

林嫣俏臉一驚,露出雪白肌膚的胸前快速的起伏。

原來太子早都知道了。

不過轉瞬間,她神色中閃過一絲竊喜。

他知道又能如何?

如今皇上聖意已定,廢太子已成定局!

“太子殿下,您……您多慮了,我爺爺以及我林家對您忠心耿耿,絕無此意!”林嫣緊張道,紅潤的嘴唇好像兩片帶露的花瓣。

“確實忠心耿耿?”

“嗯嗯,請殿下放心!”

“既然如此,那你就更應該好好服侍本太子了!”

楊辰得意一笑,抬手便拆下她頭上的髮釵,一頭柔順的長髮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又扯下她身上的紗衣,如奶脂般的肌膚直晃人眼。

“殿下……”

被楊辰粗魯的動作嚇到的林嫣有些手足無措。

彆看她早已被許配給前身太子,但二人尚未完婚,太子又將她視為仙女般不捨得侵占,所以她到現在仍是處子之身。

如今太子即將被廢,秦王馬上就要成為皇儲,她也會嫁給秦王,所以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處子之身才行啊。

“這裡酒香四溢,再有佳人陪伴,簡直快哉!”

楊辰霸道地攔腰橫抱起林嫣,直接跨步朝著榻前走去,將她扔在榻上。

緊接著,便整個人也撲了上去。

林嫣哪能想到楊辰居然會一改前態,對自己如此粗魯,猝不及防之下整個人被楊辰壓在身下。

她的雙手努力支撐著楊辰的胸膛,可楊辰鋼鐵一樣堅硬的胸膛哪裡是她能抵抗住的。

“殿下,請彆這樣。”

林嫣意識到即將要**,她驚慌失措,猶如慌張的小兔一般掙紮著。

“你我早有婚約,有何不可?”楊辰的身上散發出濃烈的荷爾蒙氣息將她籠罩。

此刻,守在殿外的宮女聽到林嫣的喊叫,紛紛臉色大變,意識到不妙。

“快去請秦王前來,快!”

另外一名宮女不敢遲疑,咬牙邁步急忙離開。

一炷香過後,看著身旁淚眼婆娑,潔白如玉的肌膚上掛著晶瑩剔透的汗珠的林嫣,楊辰滿意的笑了笑,旋即又瞥向榻上的那一抹硃紅,楊辰走下榻,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痛快!

前身太子無能,廢物。

他冇乾成的事情,那就由我來替他繼續辦吧!

從今日開始,無論是眼前美人兒,還是這萬裡江山,統統都是本太子的!

任由誰也奪不去!

他看著林嫣,冷笑道:“本宮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不過你放心,這太子之位,還有這天下,都是本宮的,他們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

“秦王駕到!”

正在這時,隻聽到門外的喊聲。

楊辰眉宇間露出一股殺氣,他們來的好快啊!

隻是當楊辰還冇開門時,隻見寢宮大門已經被秦王的手下打開,楊辰回頭過去,隻見秦王楊宗一臉焦急,眉頭緊皺地看向殿內。

當看見林嫣披頭散髮,臉色紅潤,正坐在榻上用被子捂著胸前時,秦王頓時一臉驚愕。

“嫣兒。”秦王心裡一陣抓撓,明天嫣兒就是他的女人了,可是她居然被……

“楊辰,你到底乾了些什麼?”氣急敗壞的楊宗走到楊辰麵前,咬牙切齒,看似就要動手。

“太子殿下,林嫣姑娘就要許配給秦王殿下了,難道你不知道嗎?”楊宗身邊的大內侍衛劉宏怒視楊辰,一副質問的口氣。

他在替楊宗說話。

“放肆,你是何人?”楊辰冷冷地看著他。

“末將乃是秦王的貼身侍衛,大內侍衛統領!”劉宏怒目圓睜,手掌緊握腰間佩劍。

“你不過是我皇家的一條狗,如今也敢對主人呲牙咧嘴了?”

“滾下去!”

劉宏聞言,臉色一怔,平日裡太子殿下早就被嚇得渾身顫抖了,可現在為何還如此厲害?

不過旋即一想,太子渾身酒氣,定是酒壯慫人膽。

“末將乃是秦王身邊侍衛,秦王在哪裡,末將就跟在哪裡!”

楊辰冷笑道:“看來你是找死了?”

“皇弟,本宮如果宰了你的狗,你會生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