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十三年,長江沿岸。

曹操率領著號稱百萬雄師南下,兵鋒已至赤壁一帶。

此役曹操準備直接滅掉孫劉,徹底解決困擾他多年的南方問題。

而此時的武陵城官邸之內,前廳中大將們正在激烈爭吵,後廳內一位英俊少男正佇立在銅鏡之前。

“這是誰!?難道我穿越變成了劉榮!?”

劉榮看著鏡子裡一身古裝的自己,來不及過多思考,默默地看了一眼四周。

攻城掠地,殺伐無儘。

自己竟然穿越來到這群雄割據的三國亂世,變成了劉備那就知道玩鳥遛狗、調戲良家婦女的敗家兒子劉榮!

劉備本來子嗣就少,但是不爭氣的劉榮甚至趕不上劉備那傻兒子劉禪。

就算在劉備稱帝之後,也隻是立了劉禪為太子,劉榮隻不過封了個侯爵之位,連個王爺也冇當上。

就這樣,劉榮渾渾噩噩地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之中。

可是既然生逢這亂世之中,好男兒自當要建立一番驚天偉業!

纔不枉自己來這人世間走了一趟!

想到這劉榮怒目圓斥,牙根甚至咬的嘎嘎作響。

“叮咚!凶殘係統已上線!主角是否開啟!?”

凶殘係統!?

這......金手指!?

劉榮瞬間雙眼一亮,好似有一團熊熊烈火,在胸口瘋狂燃燒。

但是隨即他雙眉一皺,等等!這畫外音說的是啥!?

凶殘係統!?

這......尼瑪好像挺殘暴,挺不是人的感覺。

算了。

再想想劉榮那滿口仁義、一身正氣的老爹劉備。

就是太看重仁慈,缺少殘暴。

結果被三讓徐州而不要,才導致被敵人在後麵追著腚攆來攆去的。

從此半生顛沛流離,今天委身於這,明天又被趕到那,連個老窩都冇有。

結果還是在諸葛亮的建議下,才勉強奪了那川蜀之地,但是臨死之時卻將帝位傳於那不爭氣的劉禪。

就這樣,興盛不過幾十年的蜀漢還是難免被曹魏一口吞下。

而那自詡為漢室正統的劉氏,最終卻給那代魏而晉的司馬家做了嫁衣。

如果自己能逆流而上,阻止那曹魏吞併蜀漢,更能還百姓一太平盛世!

那麼自己接受了這凶殘係統又如何!?

劉榮低頭沉思,隨即抬頭露出那堅韌的眼神。

“開啟凶殘係統!”

“叮咚!係統開啟成功!”

“各項數值全部載入成功!”

“係統積分商城已經為主角載入成功!”

劉榮眼前瞬間出現玲琅滿目的係統畫麵。

接著他猛地發現主角屬性一欄。

主角:劉榮

年齡:18歲

武力值:32

智力值:41

威望值:12

魅力值:1

“尼瑪!這劉榮真是個廢物!”

劉榮氣的是大罵,自己本來猜想到這劉榮不是個爭氣的主,但是冇想到他竟然這麼不爭氣。

武力值和智力值都是渣渣不說,就連那威望值怎麼能菜到那種程度!?

更彆提那數值為1的魅力值,乾脆掛個零蛋得了!

“叮咚!係統自動啟用凶殘任務,斬殺曹操勸降使臣丁密,斷掉劉備投降念頭!”

劉榮差點驚掉下巴,自己現在這菜鳥的各項數值,想要殺掉丁密,那真是自取其辱。

“叮咚,係統自帶新手福袋已經上線!”

隻見劉榮眼前的係統介麵,顯示出一紅色小禮包的形象。

劉榮若有所思,那就先看看這新手福袋都包含什麼吧。

“打開新手福袋!”

“叮咚,恭喜主角獲得神都十六衛!”

聽到這裡,劉榮簡直興奮到不行。

這洛陽十六衛,可是武則天時代,在東都洛陽的龍宮之內專為自己而設。

她們不同於唐朝負責保衛皇上的金吾衛,而是專門由武則天親自挑選的十六名身手矯健,武功高強,最重要的是忠心耿耿的女侍衛!

在武則天稱帝後的幾十年內,這十六名女侍衛始終伴隨在武則天左右。

為武則天順利執行了數不勝數的各種暗殺任務,可以說是中國古代最有名氣的女子特種部隊。

“神都十六衛拜見公子!”

廳房內立即出現十六名窈窕的身軀,她們一個個表情堅定地朝著劉榮跪拜下去。

隻見她們身材前突後翹,但是渾身精壯有致,身披緊身金色護甲,紮著乾練利落的高馬尾。

雖然都是女子,但是那渾身散發出的陣陣殺氣,還是讓人不覺一陣膽寒!

看到這,劉榮原本罵爹的心,頓時安穩下來。

現在有了這金都十六衛,斬殺那丁密,不正是手到擒來嗎!

劉榮自信地點了點頭,隨後立即起身向屋外走去。

而身後的金都十六衛,顯然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立即緊跟在劉榮身後。

一行人邁著穩重的步伐,快速來到了官邸的前廳門外。

而此時,已經能明顯聽到廳內有嘈雜的吵鬨聲傳出。

而前廳門外,劉備的養子劉封正努力將耳朵貼到木門上,看樣子是在使勁探聽著屋內的訊息。

突然看到劉榮一行人,劉封倒是嚇了一大跳。

但是當劉封看清領頭的是劉榮後,頓時露出十分不屑的表情。

“老三,你怎麼來了!?這前廳議事的地方,豈是你隨便就能參與的!?”

劉封一臉鄙視,雖然自己隻是劉備的養子,但是這親生的劉榮就是個紈絝子弟,劉備十分討厭。

再加上自己一直跟著劉備南征北戰,也是頗有戰功,所以根本就冇把劉榮放在眼裡。

“我也是父親的兒子,國家大事麵前,理應為父親分擔!我要進去有事稟報。”

劉榮連看都冇看劉封,隻是冷冷說道。

劉封瞬間雷住,腦子裡還想這父親的傻兒子,今天腦子又進水了嗎。

隨後直接狠狠白了劉榮一眼,不屑地擺了擺手說道。

“去去!滾一邊玩去,便要你大哥吼你,父親的事什麼時候需要你參與了!?”

劉榮一聽,瞬間臉色直接變了,他直接走過去對著劉封就是狠抽一巴掌。

“你不過是父親的養子!我纔是父親親生的兒子!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敢管著本公子!?”

劉封頓時眼前一黑,隨後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