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苗培龍此時腦子裡鬥爭很激烈,要不要向駱飛說出自己對薑秀秀和喬梁的懷疑呢?

苗培龍知道,一旦自己說出,駱飛立刻就會意識到,此事乃喬梁指使薑秀秀操作,而喬梁的背後,應該是安哲,他們操作此事的目的,應該是借辦姚健來打擊他。://

如此,安哲已經調離,駱飛拿安哲無可奈何,但卻可以把氣撒在喬梁身上,以安哲和駱飛之前的關係,以喬梁是安哲前秘書的身份,以駱飛對喬梁一直的不喜歡,那無疑會加劇駱飛對喬梁的憎恨,這等於自己把目前處境不妙喬梁往火坑邊推了一步。

雖然苗培龍對喬梁此時很不滿,心裡和他的距離有了疏遠,但想到自己和喬梁之前的關係,想到喬梁給自己幫過的忙,想到喬梁和李有為、以及自己和李有為的關係,不由有些動搖,有些於心不忍。

於是苗培龍道:“駱市/長,關於這個,我現在做不出明晰的判斷,聽鄭書/記今天和我談話的意思,似乎他們現在掌握的證據並不是很確鑿,隻是根據模糊的線索在進行外圍調查,隻是因為此事牽扯到鬆北,需要鬆北有關部門的配合,所以纔給我做了個通報。

所以,我推測,寫這匿名信的人,第一應該是和老姚有什麼矛盾,第二此人並不掌握清楚的材料,隻是道聽途說。基於此,此人應該不會是鬆本辦案機關內部的人,他有可能在鬆北,也可能在江州,甚至還有可能在三江,畢竟老姚在三江也工作過多年……至於寫這匿名信的目的,很顯然,是想藉機打擊老姚泄私憤。”

聽苗培龍說的貌似有些道理,駱飛的思維不由被苗培龍帶到了溝裡,嗯,看來此事應該不是安哲指使搞的,隻是這匿名信恰巧落到他手裡,被他利用了。

駱飛點點頭:“嗯,你說的有道理,其實我隻是好奇隨便問問,這是世東同誌分管的事情,我是不會插手的。”

對駱飛這話,苗培龍當然是不信的,尼瑪,姚健是你的人,現在要出事,你不插手纔怪。

但駱飛既然這麼說,苗培龍也就點頭附和著。

接著駱飛道:“培龍同誌,你是我主持工作後接見的第一箇中層,今天你能主動來找我彙報工作和思想,我很高興,今後鬆北的工作,你要用心抓好,對你的工作,我會全力支援的……”

駱飛這話無疑給苗培龍吃了一顆定心丸,他心裡踏實了,覺得此次給駱飛的彙報很及時很有必要。

苗培龍接著做了一番誠摯表態。

然後駱飛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苗培龍知道自己該走了,於是起身告辭。

苗培龍走後,駱飛邊抽菸邊琢磨,一會點點頭,嗯,兩步走,這麼搞。

接著駱飛叫來秘書,讓他通知姚健過來。

姚健這兩天正處在江州高層人事钜變的喜悅之中,聽聞駱飛召喚,不由亢/奮,艾瑪,駱飛剛正式主持就召喚自己,必定有好事。

姚健帶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興沖沖趕到駱飛辦公室,到了門口,輕輕敲了兩下門。

“進來——”裡麵傳出駱飛的聲音。

姚健壓抑住內心的興奮和激動,推開門,畢恭畢敬和駱飛打招呼:“駱市/長……”

駱飛神色平靜地衝姚健點點頭:“過來,坐——”說著駱飛指指自己對麵的椅子。

姚健忙過去坐下,繼續帶著恭敬的神情看著駱飛,心裡帶著各種揣測,這揣測都是好事。

駱飛身體往椅背一靠,兩手交叉放在桌麵上,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姚健。

麵對駱飛這目光,姚健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接著笑了下。

駱飛也笑了下,然後不緊不慢道:“姚健,我叫你來,是要問你個事。”

“好的,您指示。”姚健忙點頭。

駱飛輕輕呼了口氣:“我問你,你在鬆北工作期間,有冇有乾什麼違規違紀甚至違法的事?”

“啊……”姚健心裡一顫,駱飛今天召自己來,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對自己在鬆北工作期間,有冇有乾過違紀違規甚至違法的事,姚健心裡當然是很清楚的,但此時駱飛突然這麼問,他還是感到發懵,看著駱飛犀利的目光,心裡不由有些緊張。

當然,雖然緊張,但姚健自然是不會在駱飛跟前承認的,於是斷然搖頭:“駱市/長,在我工作的各個階段,我對自己的要求一直很嚴格,彆說在鬆北,就是在三江,包括在市裡工作期間,我從來冇乾過任何違規違紀的事,更彆說違法了。”

“哦,真的嗎?你敢對自己說的話負完全的責任嗎?你敢保證你在我麵前不會撒謊嗎?”駱飛沉沉的目光看著姚健。

駱飛這麼一說,姚健不由慌了,我靠,聽駱飛這話的意思,似乎他知道了自己什麼事,如果自己再一味否定,那會讓駱飛認為自己在有意欺瞞他,對他不忠誠,這後果可是很嚴重。

“駱……駱市/長……我……我……”姚健結結巴巴道,“雖然我一直對自己要求很嚴,但……但或許有時候……我自己可能也……也不知道在某些地方,不……不小心觸犯了什麼規定……”

駱飛重重哼了一聲:“知道我今天為什麼叫你來嗎?”

“不,不知道。”姚健忙搖頭。

“不知道那我告訴你。”駱飛接著把鄭世東正在調查他的事情簡要和姚健說了。

姚健一聽,腦袋轟地一下,頓時懵逼,頓時無措,頓時心裡湧出無邊的恐懼,艾瑪,竟然是這事!這事竟然曝出來了!鄭世東竟然正在暗中調查自己!

看著姚健驚慌失措的神情,駱飛心裡暗笑,接著嚴肅道:“你現在還敢對我說你什麼事都冇有嗎?”

姚健此時的心理防線幾近崩潰,他深知此事一旦被鄭世東查個水落石後,對自己意味著什麼,他身體不停顫抖,怔怔看著駱飛,突然意識到,既然駱飛在這個時候叫自己來問這事,那說明他是有意想拉自己一把的,反之,他會裝作不知此事,更不會召自己來。

如此一想,姚健彷彿在生死關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看著駱飛急切懇切道:“駱市/長,我……我錯了,我一時糊塗,我不該對您撒謊……其實,我剛纔那樣說,是擔心您生氣,擔心給您惹麻煩……”

“你已經給我惹了麻煩!”駱飛打斷姚健的話。

“是是,駱市/長,我向您檢討,我要深刻反省自己!”姚健使勁點頭,“駱市/長,在我心裡,您一直是我最尊敬的領導,我一直是堅定決心矢誌不移追隨您的,在這個時候,您一定要幫幫我,我的一切都靠您了……”

姚健可憐兮兮看著駱飛,一個勁哀求懇求駱飛。

對目前這效果,駱飛很滿意,覺得差不多了,慢條斯理道:“如果我不打算幫你,就不叫你來了。”

一聽駱飛這話,姚健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線光亮,眼巴巴看著駱飛。

駱飛接著道:“我相信你是尊敬我的,相信你對我是忠誠的,而且,這尊敬和忠誠也經受住了考驗。同時,對你的工作能力,我也是認可的,雖然你之前受到了一點挫折,但我並冇有對你失去信心,更冇有放棄你。現在你遇到了麻煩,作為對你愛護關心的上級,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聽駱飛這話,姚健內心不由大為感動,感動地眼圈都紅了。

駱飛繼續道:“我今天叫你來問你這事,一是要提醒你,二是要挽救你,第三,是要告訴你,遇事要冷靜,要沉住氣穩住屁。這事對你個人來說或許很大,但放在江州,放在江州的體製內,雞毛蒜皮。既然我現在主持工作,既然我知道了此事,既然我對你是關心愛護的,那麼,此事我自然是要過問的……”

姚健立刻品出了駱飛這話裡的意味,內心對駱飛湧出巨大的感激,駱飛在自己最危急的關頭出手挽救自己,這恩情太大了!

姚健不由感到了深深的僥倖,幸虧在這個關頭安哲走了,換了駱飛主持,不然,安哲必定不會放過自己,自己必定會身敗名裂,一世功名就此毀於一旦。

“駱市/長……我,我……我不知道此時該用什麼語言表達對您的無比感激……不知道該如何報答您對我的深切厚愛和關愛……”姚健結結巴巴說著,眼圈又紅了。

駱飛嗬嗬笑了下:“我對自己的下屬,特彆是關係密切的下屬,向來都是很關愛的,你忠心耿耿追隨我,我自然不能在你遇到難處的時候撒手不管,這關係到一個人做人的底線,關係到一個人的人品。”

姚健使勁點頭:“駱市/長,您高尚的品質和品德,永遠是我學習的楷模和榜樣,您放心,今後我姚健必定死心塌地追隨您,生死白頭永不言悔……”

駱飛哭笑不得,尼瑪,兩個男人之間,什麼生死白頭,搞地像戀人似的,太肉麻了。

駱飛接著擺擺手:“好了,你的心情我明白,心意我領了。”

姚健鬆了口氣。

駱飛接著道:“根據我目前的瞭解,此事是老安離任前,接到有人舉報的匿名信,安排世東查的,也就是說,有人想藉此搗鼓你,那麼,你認為,此事是什麼人乾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