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家老爺有救了?”

“還請先生出手!”

“一定要救回我家老爺!”

兩人隻得向李秋行禮,不住懇求。

隨後李二被安放到小院一間病房,躺在了光潔的床板上。

程咬金和杜如晦看著昏迷不醒的李世民,焦躁上火,卻又無從下手。

李秋直接開始動手。

“刺啦!”

李二的絲綢衣衫被李秋毫不留情的撕開,露出血淋淋的傷口。

箭矢早已被拔掉,但一個大洞卻還留在原地,更有潰爛膿腫的黃色膿液。

程咬金久經戰場,不怕鮮血,但看到李二的傷口,卻眉頭緊皺。

“戰場上的傷兵,這樣流膿的都凶多吉......”

“希望先生的阿什麼神藥,能夠有效!”

杜如晦和程咬金二人,也隻能這樣祈禱了。

這時,小丫頭端著一個木盤,走了進來,上麵擺著剪子小刀針線,讓人看不懂。

李秋先是用熱水清洗傷口,而後皺著眉開口:

“傷口太大,你們手法太糙了!”

“隻能進行手術!”

程咬金聽得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手術......什麼手術?”

卻見李秋已經拿起一把鋒利的小刀,在火上一烤,就往李二的傷口上割去。

“放肆!”

“你要對陛......老爺做什麼!”

程咬金一聲暴喝,差點就要動手。

一旁的杜如晦連忙拉住他,不讓程咬金亂來。

“彆亂來!”

“郎中治療外傷,總是免不了動刀子!”

杜如晦倒是聰明,一眼就看懂李秋的做法。

但是,就算如此,他也十分緊張。

若是一不小心傷了陛下龍體,誰能擔得起?

隻見李秋用小刀劃開傷口,鮮血與膿液直流,看得很是滲人。

而後,割掉爛肉,溫水清洗掉膿液,逐漸將傷口處理乾淨。

接著,他又拿出針線,以及一罈子烈酒。

“你們把人按住,我用酒精消毒,然後縫合傷口!”

程咬金更是驚奇,杜如晦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人又不是衣服,真的能夠用針線縫合?”

“還有,酒還能消毒?”

儘管兩人滿頭疑惑,但還是按照李秋的吩咐,將李二牢牢控製住。

李秋清理乾淨傷口,將酒精往上一倒。

“啊!”

李二猛然驚起,渾身通紅,繃直了腰身。

“老爺!”

“老爺你怎麼樣了......”

程咬金更是焦急,一邊按住李二,一邊手足無措的問道。

好不容易等酒精消完毒,李二已經渾身是汗,衣服全都濕透。好在室內有火盆,並不寒冷。

這時,李秋終於掏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一粒白色藥丸,將其捏碎。

杜如晦看著李秋的動作,忍不住開口:

“這......就是那阿什麼神藥?”

李秋並不說話,隻是將阿司匹林撒到傷口上,而後開始縫合。

針線穿過皮肉,又冇有麻醉,李二痛的慘叫連連。

程咬金都看傻了,從冇見過這樣救人的。

刺啦!刺啦!

一針又一針,穿針引線,十分整齊,看得人莫名舒服。

終於,李秋縫合好最後一針,完成了手術。

“呼!”

他長出一口氣,擦了擦汗。

在這個時代,清創縫合手術,一個人還是很有難度的。

要不是他是穿越者,還有係統,可以直接學會各種技藝,達到大師級彆,這回還真不好弄。

“好了!”

“隻需要再內服一顆阿司匹林,好生修養就可以了!”

“等傷口長好,拆掉線就可以痊癒了!”

李秋收手,開始整理工具。

此時,杜如晦看李秋的眼神,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這般小的年紀,這般神奇的醫術,這般沉穩的氣度,真是令人驚歎。

“小郎君的手段,老夫佩服!”

一碗溫水,將一顆阿司匹林送服下去,治療終於完成。

也許是喝了水,李二竟然清醒了過來,緩緩睜開一角眼睛。

他模糊的看到氣度不凡的李秋,竟然忽略掉了身上的疼痛。

“你......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