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敢嗎?”

沈意歡睜開眼,對上的,是一雙冰冷幽沉的黑眸。

鼻尖縈繞著的血腥味,刺激著她的全部感官。

男人指節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

沈意歡撞進他深不見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樣,痛得她快喘不過氣。

司時予?

他不是被她害死了嗎?

為什麼......

沈意歡還未理清思緒,司時予猛地用力。

“哐當。”

她疼得握緊了手上的刀,鉗銬在她腳踝的鎖鏈也發出了刺耳的脆響。

血順著司時予的背部,不斷地往下流,狠狠地搶占著沈意歡的視線。

“沈意歡,要是再敢在我的酒裡加料,我一定會把你的腿,一根一根的敲斷......”

司時予像是被觸碰了逆鱗,嗜血的俊容上陰雲密佈,涼薄低沉的聲線,像是最鋒利的刀片,要把她的身上的皮肉,一點一點地切割下來。

沈意歡亂了心神。

這熟悉的話,還有腳下冷冰冰的觸感......

她重生了?

回到了四年前?

那時,她受林茵茵唆使,給司時予下藥,還要把他和林茵茵關在一間房間裡,好汙衊他婚內出軌,和他離婚。

結果把司時予惹毛了,他徹底爆發,給她戴上腳銬。

而在當時,她為了防他,早早就在枕頭下放了一把刀,現在,這把刀正被她刺入他的後背......

沈意歡的心一陣絞痛。

即便重生,她還是傷了他?

她的眼睫輕顫,眼淚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司時予見她走神,把她抱了起來,走向了陽台。

沈意歡看著他,恍若隔世。

沈意歡染滿鮮血的手,顫抖著,撫上了司時予的臉頰。

“司時予,我欠你的那句話,來還你了。”

“我愛你。”

男人頓住了,有一刻的心動,但轉瞬,清亮的瞳眸間隻剩下一片灰冷。

“小騙子。”

為了逃跑,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他擁著她,低頭,“沈意歡,你的心怎麼都捂不熱的......”

沈意歡流著淚,緊擁著他。

司時予擰了擰眉。

在他眼裡,沈意歡從來就不在乎他。

他冇有去糾結她突如其來的關心,他隻要她的心裡眼裡有他就行。

他握住了她的手,把刀從他的後背抽離,鮮血翻湧。

沈意歡的眼淚決堤,“你這個瘋子!”

她手上的刀“哐當”落下,白皙的纖手堵住了他源源不斷流血的傷口。

他堵住她的唇,“沈意歡,你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