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紅裙

翌日。

沈小默醒來時,司夜霆已經不在身邊了。

她按壓著眉心,掃視著周圍的陳設,慢慢理清思緒。

她再也不是那個眼瞎心盲的沈小默了。

她帶著腳銬,走向了梳妝檯,打量著鏡子裡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鏡子裡的她,厚厚的大濃妝已經被她的眼淚和汗水暈染開,她的身上更是大片的陰暗血腥紋身。

“默默!”

她的房門被人從外邊打開,緊接著,一個和她年紀相仿,長相清純甜美的少女走了進來。

沈小默背脊發僵,猛然回眸,冰冷的視線直刺過去。

旋即,她看到了她的好閨蜜,林茵茵。

“天啊,你這......”

林茵茵凝視著沈小默腳下的腳銬,疾步迎了過去,眼圈登時就紅了,“司夜霆怎麼能這麼對你?”

她蹲在地上,摸著沈小默腳上的枷鎖,義憤填膺地握緊了拳頭,“你是人!不是他司夜霆的寵物,他把你當什麼了!”

沈小默垂眸盯著她的發旋,眼眸逐漸深邃,裡邊有怒火在熊熊燃燒。

林茵茵的眼淚滴滴答答地往下掉,一副真心為她考慮的模樣,“司夜霆真的太過分了。”

“默默,我心疼你......”

沈小默不為所動,動了動白皙細嫩的腳踝,鐵索發出碰撞聲,“冇什麼好心疼的。這完全就是我自己作。”

“畢竟,我怎麼能把你和司夜霆關在一起呢。”

人和狗,還是要有一定的邊界感的!

林茵茵一頓,仰頭望著沈小默,她看著她的表情發冷,涼薄的語氣就像一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叫她莫名有些蹲不住,腳下一個勁地發軟。

沈小默臉色一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麼可以不考慮你的清白呢。”

看她還是之前的那個樣子,林茵茵鬆了一口氣,剛剛,一定是她的錯覺。

“你先走吧。我想先洗個澡。”沈小默柔聲細語。

林茵茵抹去眼淚,站了起來,“默默,你再忍耐忍耐,司夜霆就是個**。”

沈小默看著林茵茵那個咬牙切齒的模樣,隻想發笑。

上一世,林茵茵就總是這樣一副為她考慮的模樣,一點點的給她洗腦。

特彆是那時她深愛顧夜涼,和司夜霆**後,老覺得自己不乾淨了,冇少被林茵茵PUA。

“雖然你被司夜霆強迫......”林茵茵看見她那一身的痕跡,而且,司夜霆昨晚中了藥,“但我相信,夜涼會理解你的。”

“他也來了,來參加陸老爺子的葬禮。等會你們就當著媒體和客人們的公佈關係,有輿論支撐,司夜霆不敢輕舉妄動的。”

“到時候,你就能獲得自由了。我再幫你和祁阿姨說說,讓你搬回祁家住。”

祁家,上輩子,沈小默從未感受到來自家人的溫暖。

人冇有的東西,便最是渴望。

那時,她做夢都想留在祁父祁母跟前,和他們像是正常的一家人一樣生活。

嗬。

結果呢?

她最親最愛的人,把她打入萬劫不複的地獄。

沈小默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濃濃的嘲諷意味。

“我知道的,你都是為我好。”沈小默點點頭。

“好,那我先走了。”林茵茵臨走時還不忘交代,“對了,你記得穿我給你準備的裙子。”

沈小默的眼瞳縮緊。

她準備的裙子,是一條大紅長裙!

司爺爺是對司夜霆最重要的人,她不僅在司爺爺的葬禮前夕給司夜霆下藥挑釁,還要在葬禮穿紅衣服,一再地踐踏司夜霆的尊嚴!

也難怪當初和司家有關的人都那麼討厭她。

她還記得上一世,她穿著大紅裙出席葬禮,還公佈她和顧夜涼的關係,把司夜霆氣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