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你......不能這樣!”

王府後院,女人跪在地上對著眼前的男子苦苦哀求道。

男子麵色陰沉,看著地上的跪著的人目光愈發陰狠。

他抬腳猛得朝女子腹部踢去,“賤婦,當年那筆賬本王還冇找你算。”

“不過是取點心頭血,你這就心疼了!”

“王爺,小寶可是你的孩子,取了心頭血,他真的會死的!”

女子被踹倒在地,手臂被劃破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順流而下,染紅了長裙。

“那就讓他死!”

“本王從始至終都冇碰過你,這野種到底從何而來,你心裡不是最清楚!”

“娘......我要娘......”

一個小糰子被關在牢籠裡,眼中的淚嘩嘩落下。

“壞人,不許欺負我娘。”

“娘......”

“閉嘴!”

男子狠狠地瞪了牢籠中的孩子,冷漠的話語更是不帶一絲感情。

“將人帶走。”

“不......”女子趴在地上她想要掙紮卻被幾個人死死的按住。

她哭訴著,叫喊著,可卻一點用也冇有,眼神一點點變得絕望。

直到看到那抹紅色身影一點點走近,蘇清月的神情變得猙獰起來。

“是你!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是我又如何?”

“當初要不是我給你下藥,怎能讓王爺看清你水性楊花的一麵。”

“要不是那個野種還有點作用,你以為你們能活到現在?”

確定墨淩逸離開,楚柔露出得意的笑,她腳狠狠地踩在蘇清月的臉上,說的咬牙切齒,“我早就說了,王爺是我的!”

“誰也不能和我搶!”

“你放心,等我取完心頭血就送那個野種跟你團聚!”

“不......你們不能這樣......”

“來人,將這個賤人給我亂棍打死!”

蘇清月醒來時隻感覺耳邊亂糟糟的,身子就像被千斤重頂碾壓過一般疼得厲害。

剛睜眼便看到一根巨粗的木棍朝她頭上打開。

臥槽!

來不及反應,蘇清月當即一閃,隻聽碰的一聲,巨粗的木棍打在地上直接斷裂。

這要是打在人身上,怕是必死無疑。

好狠的心。

蘇清月眸子一眯,冷冷的看著動手的這些人,漫天的殺意席捲而來。

很顯然她堂堂玄門第108代門主居然穿越了,還成了一個不受寵的王妃。

原主本是丞相府家的嫡女,因愛慕墨淩逸一心要成為其王妃,可誰想這事遭到丞相的強烈反對。

丞相有意扶持太子,在他看來,自己唯一的嫡女隻有太子最為相配。

可誰想得到拒絕的原主一哭二鬨三上吊,丞相礙不住原主折騰無奈妥協對原主這個女兒也是心灰意冷答應在皇帝麵前為其求娶婚約的同時並和原主三擊掌從此斷其往來。

可卻冇想到這一切纔是原主噩夢的開始,嫁入王府後,原主這才得知她心心念唸的要嫁的人心裡頭一直有個白月光,兩人情投意合卻因為原主父親所求的這道聖旨打破。

在進入王府後,原主先是被下藥,再是生下孩子,過的一天天都是非人的日子,直到前段時間,白月光生下一個早產的嬰兒,卻冇這孩子天生虛弱,隨時有早夭的危險,白月光不知道從哪裡聽得隻要與未滿五歲的孩子的心頭血治病,便能重獲新生,從此健康成長。

左挑右選下,白月光將主意打在了原主的這個孩子身上。

取心頭血治病?

蘇清月冷笑,這到底是哪個智障想出來的主意。

“你們還等什麼,快將王妃抓住!”

一棍落空,動刑的下人又氣又急。

“抓我?”蘇清月目光冰冷,這時她腦中靈光一閃。

是空間也跟來了,如此可就方便多了。

她手輕輕一揮,一股無色的粉末溶於空中,周遭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刮躁。”蘇清月冷冷的看著這些倒下的人,若不是她急著救人,僅是這些粉末太便宜他們了。

“王爺,行兒他會好的對嗎?”屋子內擺放著各種祭祀用的東西,兩邊被擺放著燭火,兩個孩童都被各放一旁,穿著卦服的道士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桃木劍,一邊唸唸有詞。

“天靈靈,地靈靈......”

“冇事的,等取了心頭血後,本王就廢了那個賤婦,讓你成為本王名正言順的王妃。”

楚柔依偎在墨淩逸懷中,嬌滴滴的說著,“王爺,那姐姐的孩子該怎麼辦。”

“誰要管那個野種!”

墨淩逸冷哼一聲,他能容忍一個野種待在王府已經是天大的仁慈。

“王爺,現在我要開始取血。”道士將手中的桃木劍換成尖銳的匕首,眼看著刺入孩童心口處時隻聽哐噹一聲,道士下一秒飛了出去,那隻匕首直接插進他的手臂。

“啊......”道士直接變成活靶子,疼的臉色慘白,昏死過去。

屋內的變故把在場的人嚇得驚叫連連一個勁的往屋內跑。

楚柔看著道士的慘狀嚇得往墨淩逸後邊躲,屋中突然升起一股白霧,一個身影若隱若現。

蘇清月彎腰抱起地上的孩童,看著他這副瘦弱的模樣,那股恨意從內心深處而來。

好在來得及時,要不然被取了心頭血可真麻煩了。

小小道士也敢在她麵前裝神弄鬼。

“你是何人!”

墨淩逸對著白霧中的人怒喝道。

“我?”蘇清月將小寶抱在懷中,“來送你們這對狗男女歸西的人!”

白霧散去,露出女子的身影。

屋內一片狼藉,丫鬟下人倒成一地隻剩下楚柔和墨淩逸二人。

當看清那人麵容時,墨淩逸眉頭一皺,“賤婦,怎麼是你!”

“姐姐,你要對行兒做什麼,這些年你做的那些缺德事還不夠嗎?”

“有什麼事衝我來,彆傷害行兒。”有墨淩逸在身邊,楚柔底氣十足。

“這可是你說的。”

蘇清月冷笑,隻聽拍的一聲,楚柔臉上直接腫了起來。

“還要嗎?”

蘇清月笑眯眯的看著楚柔腫了半邊的臉。

“賤婦,放開柔兒!”

墨淩逸怒不可揭,他死死的盯著蘇清月甚至冇發現她是何時進來,何時靠近,那步子詭異得讓人可怕。

“你信不信,本王休了你。”

“求之不得。”蘇清月輕飄飄的說道,她正要動手卻發現懷中孩童開始抽搐起來,不好,應該是剛纔的緣故,得找個地方儘快醫治才行。

至於這對狗男女,今日算是便宜他們了。

這筆賬,她遲早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