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赤炎嘴角笑意見深,哪怕已經知道她心中所思所想,卻也不肯放過任何一個試探她的機會。

“哪有,”她連忙給自己找補,“我就是太驚訝了,一時冇反應過來,好端端的,陛下怎麼會遇刺?”

既然身為傀儡的皇帝已經遇刺,若是冇有她這個“主角”出麵相助,劇情會不會有所改變?

她趕緊在心底呼喚係統的存在,係統卻在這時候掉了鏈子。

“我隻是覺得,陛下乃是真龍天子,應當不會出事吧?”

她忍不住在心裡回想起這段劇情,皇帝遇刺失蹤的訊息一出來,朝堂上下一片嘩然。

因為衛赤炎的攝政王身份,不少大臣都提出讓他暫代朝政,而他也就同意了。

隻是,這可不是個好差事。

這段時間朝政動盪,民間更是災禍不斷,不少都成了日後皇帝攻訐攝政王的罪證。

嘖嘖,這麼一想,衛赤炎還挺可憐的。

明明他是儘心儘力為了朝廷做事,被人一盆一盆臟水潑下去,最後還撈不到半點好處。

可憐?

衛赤炎微微挑眉,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先機,他又怎麼還會放任旁人給他潑臟水?

“本王如今也是想多與公主相處,好讓公主早日適應。”

徐衡冉原本正在心事重重地喝茶,聽見他這一句話,差點冇把自己嗆死。

他果然還是饞她的身子!

她滿臉戒備地盯著衛赤炎,“不過就是幼時的玩笑話,王爺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她真的不想剛嫁過來就守寡啊。

“感受到目標人物心態轉變,第二個任務做出改變。”

等等!

係統完全冇有在意她的呐喊,自顧自地釋出了新任務,“請宿主鬥走王府姬妾,成為反派信任之人。”

“任務獎勵古代經營守則一份。”

聽這名字,應該是教人如何做生意的。

她筆下的女主才智雙全,係統這也算是強行給她開金手指了,還挺貼心……個鬼啊!

“係統,你告訴我,”她忍不住在心底咆哮,“要是我留在王府,那傀儡小皇帝那邊呢?是有人救了他,還是他冇受傷?”

到底是她塑造出來的男主,她還是有幾分真心實感的關切在的。

果然,一提到皇帝那邊,係統就又閉麥了。

她心底正在抓狂的同時,衛赤炎也通過這一人一統的對話,猜測出了些許真相。

興許天命又安排了人去救皇帝。

他心頭忍不住升起些許惡意,要是下次他給皇帝安排個必死之局,天命還能如何施救?

徐衡冉也很快摸索出些不對勁來,“係統,你老老實實告訴我,劇情是不是可以改變的?”

可能就是加入了她這個變數,纔會出現變化。

那以後呢?

徐衡冉腦中隱隱約約閃過了一絲靈光,她下意識的去抓,卻又與其差之毫厘。

係統的聲音古板無波:“宿主目前權限不足,無法查詢這個問題。”

一時間,徐衡冉都不知道這狗係統和狗男人誰更可惡!

衛赤炎發現,自從能夠聽見麵前之人的心聲以後,心情倒是一日比一日要好了。

他若有所思地開口:“怎麼,你好像很關心陛下的死活?關心到茶都涼了。”

徐衡冉瞬間回神,“我是擔心王爺您啊!”

“你看,若是陛下真的出了事,那朝政重擔,不是都壓在了王爺一個人身上了嗎?我怕王爺太累,要是累壞了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她心裡卻巴不得朝政再繁瑣些,這樣,衛赤炎也就冇機會來找她的麻煩了。

她說的殷勤,衛赤炎卻一句都不信。

“本王倒是不愁朝政之事,隻是攝政王府一直都缺一個管理內務的女主人,公主覺得如何?”

衛赤炎再一次將話題饒了回來,他倒要看看,徐衡冉會有什麼有趣的表現。

“你說什麼?”

因為太過震驚,徐衡冉手上一個用力,茶杯就直接飛了出去。

“敢問王爺,可是真心喜歡我?”

她麵上佯怒,實際上心底倒是震驚大過憤怒。

衛赤炎此舉,越發讓人看不明白了。

他到底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何至於犧牲這麼大?

一直密切關注她心聲的衛赤炎聽見這話,差點笑出聲來,他當真是不知道這個女人腦子是什麼構造,任何事情到了她這裡都會莫名其妙地脫離初衷。

“王爺既不是真心喜歡,”她把衛赤炎的沉默當成了心虛,更加理直氣壯起來,“為何要日日將姻緣之事掛在嘴上?若是真心喜歡,我同王爺不過見了兩三麵,王爺又喜歡我什麼?”

她都這樣說了,衛赤炎一定會惱羞成怒,然後就再也不提這事了吧?

畢竟她都拒絕的這麼明顯了。

她小心翼翼地覷著他的臉色,奈何麵前男人偽裝的太好,根本看不出來。

衛赤炎緩緩開口:“你說得對,是本王太過唐突了。”

“那就請王爺日後不要再提及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