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淩淵向來是不喜胭脂俗粉氣,她也習慣素淨淡雅的打扮,從不用那些東西。

一時間,楚雲瑤的心彷彿被紮下根刺,將嘴中未儘的話嚥了回去。

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抬手將披風掛好,背後傳來墨淩淵的聲音。

“你還記得成親那日你我之約嗎?”

楚雲瑤動作一僵,手中的披風驟然變得千斤重。

她怎會不記得,他說過的每句話她都記得。

成親那日,他掀開她的紅蓋頭,眼神溫柔卻無半點男女之情。

“日後,你我誰先遇到心儀之人,便和離。”

楚雲瑤愣在原地好一會兒,才緩緩轉身:“所以,你遇到了?”

成婚這些年,她總被夢魘驚醒,夢見墨淩淵有了心悅之人,將她拋棄。

可每次醒來,她總會一次又一次地自我安慰。

整整六年他都不曾離開,餘下歲月,他定會還在……

但直到這一刻,楚雲瑤才發現她錯了。

她看見墨淩淵那清朗的麵容,湧上一抹從未見過的情愫,隨即他點了點頭。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