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裡的空氣有些憋悶。

紀寒隨手拔掉了身上插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管子,走出去透透氣,順便活動活動筋骨。

他這肉身躺的有點久了,全身血脈凝滯,四肢僵硬,得催動生死簿中的“鴻蒙生氣”好好淬鍊一下才行。

他纔剛剛進入點狀態,就聽到身後遠遠的傳來一聲焦慮的喊聲。

“讓一讓!快讓一下!”

一個身穿唐裝、鬚髮皆白的老人和兩個小護士推著一輛急救擔架車從後麵衝了過來,嚇得走廊裡的病人紛紛躲避。

但是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病人被直接嚇懵了,根本來不及轉動輪椅。

眼看著就要撞上了。

紀寒急忙一腳踩住了急救擔架車的前端,“嘎吱”一聲,來了個腳刹,然後將輪椅上的病人拉到了一旁。

然而,猶豫急救擔架車速度太快,急刹之後,擔架車上的病人卻“噗通”一聲滾落到地上。

這病人竟然是一個很年輕漂亮的女孩子。

隻不過此時此刻的狀態看起來卻十分嚇人,臉色烏青,嘴唇發紫,左邊的鼻孔內有一道黑色的血跡流淌出來。

“雨薇,你冇事吧?”

後麵穿唐裝的老頭臉色發白,驚慌失措地跑到女孩的麵前看了一眼,隨即轉身,對著紀寒大聲怒斥道:“看看你乾的好事!如果我孫女有事,我屠九霄絕對不會放過你!”

在場的眾人一聽到“屠九霄”這三個字,不禁都變了臉色。

“怒獅”屠九霄,這絕對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

過去三十多年裡,屠九霄白手起家,在星城創造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屠氏集團”,創造力無數令人景仰的傳奇故事。

紀寒也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他當然不會被一介凡夫俗子給嚇住,反而臉色一冷,怒哼一聲道:“你孫女的命是命,這病房裡其他病人的命難道就不是命嗎?你自己在醫院裡麵肆無忌憚的橫衝直撞,差點就撞傷輪椅上的病人,你還有理了?”

“你……”屠九霄一時語塞。

“你什麼你?”紀寒不爽道,“你有閒工夫在這兒跟我逞威風,還不如快點送你孫女去急救,看她的樣子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

屠九霄聞言,頓時驚慌不已,手足無措。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老頭頓時精神一振,立馬接通:“秦老,麻煩你快到頂樓病房來救人……剛剛急救擔架車在半路翻車了,雨薇摔下來了……”

不一會兒,“叮”的一聲脆鳴,電梯內衝出來一個清臒乾瘦的老者和兩箇中年男子。

屠九霄連忙迎了上去:“秦老,快,快來救救雨薇……”

秦老點點頭,對身後的一位中年男子道:“譚院長,請你維持一下秩序,儘量空出一塊地方來,不能讓任何人打擾我施針救人!”

譚院長立馬吩咐保安將圍觀的眾人隔開,騰出空地,又讓護士們準備好各種急救措施,嚴正以待。

圍觀的病人見狀,驚訝不已:

“那老頭是誰呀?居然能使喚譚院長?”

“這你都不知道?秦鎮濤秦老,他可是我們星城的驕傲,大名鼎鼎的國醫聖手!不要說譚院長了,咱們星城衛生醫療係統的大佬,絕大多數都是他老人家的學生!”

“原來是秦老啊!不過我聽說秦老好像早幾年就已經退休了呀,一般人根本請不動。”

“廢話,一般人當然請不動,可是屠九霄屠老太爺那是一般人嗎?”

“那倒是!整個星城,比屠老太爺更有麵子的恐怕也冇幾個了!”

……

秦鎮濤對周圍的一些紛雜充耳不聞,屏息凝神地伸出來手指,搭在了屠雨薇的手腕上。

短短三五秒鐘之後,秦鎮濤的臉色就變了,難以置信地看著屠九霄道:“屠老先生,令孫女這根本就不是病!她是中了一種在苗疆都極為罕見的蠱蟲——九眼鬼蝶蠱!眼下已經蠱毒攻心,神仙難救,請恕我無能為力……”

屠九霄臉色驟變:“能不能遏製住毒性,暫時保住我孫女的性命?”

秦鎮濤猶豫了片刻後道:“隻有不到三成的把握,我隻能儘力一試!”

“有勞了!”

隨即秦鎮濤取出一枚銀針來,疾刺屠雨薇手指的中衝穴,掌心勞宮穴,手腕大陵穴……

他選的是手闕陰心包經上的九大穴位。

屠雨薇很快就有了反應,胸膜內一陣翻湧,喉部應激而動,似乎要嘔吐。

一旁的紀寒忍不住道:“手闕陰心包經主瀉冇錯,可是你想用催吐的方式讓她排出毒素,簡直就是一廂情願,而且很有可能會起到反作用,導致她氣血逆行,毒素徹底浸入心脈……到時候就不是吐出毒素,而是嘔出毒血,一命嗚呼了!”

秦鎮濤目光一凝,瞳孔緊縮,陡然轉頭看向紀寒。

他還冇來得及開口。

一旁的譚院長已經勃然大怒:“簡直一派胡言!秦老乃是國醫聖手,醫術通神,豈容你這無知小輩置喙?!”

紀寒撇撇嘴道:“醫術通神?口氣倒是不小!我看他剛纔行鍼的手法,乃是扁鵲十三針當中的玉龍神針,充其量隻能治未病而已,在國醫一脈的針法中估計連前十都排不進去,哪來的底氣號稱通神?”

所謂的治未病,是指醫生及早發現病人的病灶,在病情尚未發作出來的時候,就通過調理預防的手段來清除隱患。

這其實已經是相當高明的醫術了!

隻不過,對於紀寒這個曾經掌控生老病死的冥帝來說,玉龍神針確實不算什麼。

“年輕人,你能看懂我的針法?”

秦鎮濤十分詫異。

國醫一脈能有多大成就,往往取決於醫生治病的經驗,所以往往年紀越大,醫術越精湛。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竟然能一眼就看出玉龍神針,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即便是他最得意的那幾個弟子,在這個年紀也不可能做到。

“看出你的針法很了不起嗎?”紀寒的“洞徹之眼”從屠雨薇的身上緩緩掃過,淡淡地道:“我還能看出來,你若是再紮一針,她就該吐血抽搐了!若是再紮兩針,她就會心脈斷絕……”

譚院長皺眉道:“年輕人,不要以為懂點醫術就可以在秦老麵前大言不慚……秦老成名四十載,不知道治好了軍政商界多少疑難雜症,豈容你這小輩隨口汙衊?”

“愛信不信!”

紀寒反正無所謂,說完他就轉身返回病房。

秦鎮濤微微皺了皺眉頭,看了紀寒的背影一眼,手中卻冇有猶豫,金針往屠雨薇手臂內側的“天泉穴”刺下去。

屠雨薇的氣息一下子就平穩了下來,神色也安詳了許多,雖然尚未清醒,但是看起來似乎已經冇有那麼痛苦了!

屠九霄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

譚院長忍不住讚道:“秦老出手,就冇有治不好的疑難雜症,剛纔那小子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話音還冇落地,屠雨薇陡然睜開雙眼,“噗”的一聲,猛地噴出一口黑血來,隨即往後仰倒,渾身不停地抽搐起來。

“怎麼會這樣?”屠九霄大驚失色,“秦老,這是怎麼回事?”

“毒血逆行,侵入心脈……果然如那剛纔那年輕人所言!”秦鎮濤也是神色大變,懊惱不已地道:“是我太傲慢了!”

他深吸一口氣,對屠九霄和譚院長道:“屠老太爺,譚院長,快去請剛纔那年輕人回來,眼下恐怕隻有他才能救雨薇的性命……”

譚院長一臉尷尬,連忙補救道:“他穿著醫院的病號服,多半是在這一層樓住院的病人!”

屠九霄冇什麼好臉色給他,低聲吼道:“那還不快點去找人!”

……

這時,紀寒已經回到病房門口。

忽然,護士站的小護士在遠處喊道:“7384病床的紀寒在嗎?有你的電話!”

紀寒心中頓時有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他纔剛剛纔從植物人的狀態醒來,誰會這麼神通廣大,打電話到護士站找他?

他大步走過去,沉聲問到:“哪位找我?”

“紀寒!冇想到你這個廢物都已經躺半年了,竟然還能醒過來!你這條賤命簡直比蟑螂都要頑強……”

紀寒一下子就聽出了對方是誰,他心中殺機迸發:“白!雲!岩!你想怎麼死?!”

白雲岩嗤笑一聲道:“想我死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幾?我現在人在帝都,冇空理睬你這隻蟑螂,之所以打這個電話,隻是為了警告你,離我妹妹遠一點!”

“我已經讓人把雲熙帶回家了!如果你敢繼續糾纏她的話,我就先打掉她肚子裡的孩子,再把她關進瘋人院……”

“這一切後果,都是因為你的不自量力造成的!”

“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當初為什麼冇死掉,為什麼要從植物人的狀態醒過來……”

紀寒心中殺機愈盛,表麵上卻不動聲色地道:“你這個瘋子,簡直連畜生都不如!白雲熙是你妹妹,你居然用她和孩子來威脅我?”

白雲岩不屑一顧道:“妹妹?自從她死心塌地要跟你這種廢物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已經不是我妹妹了!我妹妹若要嫁人,就必須嫁的有價值,必須能給我們白家帶來巨大的財富和利益!”

“所以,我是絕對不會讓她嫁給你這樣一個廢物的,更不會讓她懷上你這個廢物的孩子。”

“記住,彆再糾纏我妹妹!否則,我可以有很多種辦法玩死你!如果你不信的話,等一會兒你應該就能感受到了!哈哈哈……”

說完,他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紀寒不禁很費解:同樣是一個爹生出來的子女,為什麼白雲熙那麼溫柔善良,而白雲岩卻好像一隻步入更年期的瘋狗?

就在這時候,他身後忽然響起了一個冷漠倨傲的聲音,對值班的小護士道:“聽說7384病床的紀寒醒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