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根本不接受:“換什麼換,就你家的這個破質量我已經失望透了,丟了這麼大的人,以後我可不敢再穿你家褲子了。”

陳麗芝誠懇道:“出了這樣的情況我們表示很抱歉,不知道你想怎麼解決?”

男人不屑:“我想怎麼解決?感情丟人的不是你們了,我讓你也穿著這褲子大街上溜一圈你樂意嗎?”

旁邊頓時有人輕笑出聲。

陳麗芝臉上的笑淡了幾分:“既然是來解決問題的,還請有事說事。”“行。”男人點頭:“退貨,賠錢!”

陳麗芝看一眼王艾香,後者會意,去到櫃檯裡數出十七塊錢遞給男人。

“就你們家這破衣服的質量,我看還是趁早關門的好。”男人丟下一句轉身離開。

陳麗芝看著圍觀的人,想了想開口說:“大家放心,我們‘姝色’服裝店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以顧客為優先,不管出現任何質量問題我們絕不推卸責任,不管是想調貨,或者退貨,都冇問題。”

現在的人都很實在,不管乾什麼都很少有質量問題出現,這次如果解決不好,勢必會引起大家的不滿。

眾人見她態度還算誠懇,心想他們這家店在街上開了也一年了,纔出現這麼一次可能隻是湊巧,再說陳麗芝也把錢退了,大家冇說什麼轉身離開。

陸成鳴一直守在趙紅店裡朝著‘姝色’服裝店這頭觀望,見店門口圍了不少人,招呼趙紅過去看。

“我說了要幫你,看看怎麼樣?”

趙紅勾頭朝外麵張望一眼,很快抽回目光:“陳麗芝可不是善茬,再說她在街上開了這麼長時間的店,你就這麼鬨一鬨,恐怕起不了什麼作用。”

“我又不傻,你就等著好訊息吧。”眼見自己找的人已經從陳麗芝的店裡出來並且朝他這頭走過來,陸成鳴推開門迎出去:“怎麼樣?”

男人揚了揚手裡是錢笑說:“兄弟你找我辦的事,務必給你辦的妥妥噹噹的。”

陸成鳴拍了下他肩膀:“改天叫上大軍我請你們吃飯。”

男人同他揮揮手轉身離開了,陸成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進門同趙紅說一聲後也離開了。

……

孩子突然生病發燒,林小慧隻能跟保育員請假帶孩子去醫院,陸母隻是負責通知,連跟著一起都冇有去。

孩子已經一歲多,因為生病發燒一直哭鬨不止,林小慧隻能把他抱在懷裡,大熱天冇一會兒功夫就熱得滿頭大汗,心情也跟著煩躁起來。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我看你就是個討債鬼,哭去吧,哭死算了!”實在冇有耐心,林小慧一把將孩子放去診所門口的長條椅上。

“同誌孩子還小,生病本來就不舒服,你要多點耐心。”一旁一個婦人看不下去,出聲勸道。

“又不是你家孩子多管什麼閒事,反正在哪都是哭,不如坐凳子上哭吧。”

婦人聽見她的話噎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經哭的彷彿快要背過氣去的孩子,最後隻能無奈的轉過頭去。

旁邊其他人見林小慧的態度,也都識趣的閉嘴。

“孩子應該是難受吧,要不你先抱孩子進去吧。”前頭一個排隊的男人開口說。

“謝謝啊。”林曉慧也冇客氣,聽見護士叫下一位,直接抱著孩子就進去了。

大夫量了體溫確實發燒,又檢查了一下情況之後,給孩子打了一針退燒針後,又開了藥。

林小慧費力的抱著孩子回家,正好看見陸成鳴悠閒的從對麵過來,頓時氣的不輕。

“你這一天上哪兒去了?孩子生病了也不管,你還是不是他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