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然神色一滯,摸唐糖頭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你...”

她想問他怎麼知道,可話還冇說完,唐瑾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你傻啊,要是被髮現了,你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

唐瑾滿臉的嚴肅,拿過旁邊的砍菜刀,彆在腰上,就要出門。

一邊走,還一邊轉身回頭叮囑。

“我現在就出去找肉,你們就在家等我回來,記住,一定不要去!”

背影漸漸遠去,夏初然看著他的身影,心中疑惑更甚。

他這,到底是怎麼了?

這邊唐瑾出了家門,徑直朝著後山走去。

他們村叫永康村,背靠一座小山,其實也不算小,海拔幾百米高,平時村民們很喜歡來山上撿柴挖野菜。

一路上,唐瑾腳步飛快,幾個以前經常一起玩的朋友剛好要出去喝酒,看見唐瑾,連忙招呼。

“喲,唐哥,這麼巧!我們正要去找你呢,走啊,喝酒去!”

一個朋友已經搭上了唐瑾的肩膀,拉著他就要走。

唐瑾卻搖了搖頭,撒開他的手。

“不了,我還有事,你們去吧!”

說完,不等他們回答,繼續朝著後山而去。

被遺留在原地的朋友看著唐瑾背影,一時還冇緩過神來。

平常隻要一叫喝酒,唐瑾永遠是最積極的那個。

今天怎麼回事?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唐瑾嗎?

唐瑾現在冇心思管彆人在想什麼,他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找到肉帶回去。

這樣,妻子就不會死,女兒也不會恨他,後麵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腳步匆匆,很快便到了後山。

唐瑾望瞭望四周,山上光禿禿的,平常他們這山裡還有很多野兔什麼的,但是眼下是冬天,兔子都窩在窩裡冬眠了,今天想打到,肯定是不可能的。

野雞倒是有機會!

他們這個山上,小動物不少,如今兔子冬眠,一些小鳥也往溫暖的地方飛了,隻有野雞現在還出冇

思索至此,唐瑾快速的用砍柴刀砍了幾根細一點的竹子,接著又熟練的做了一個陷阱。

陷阱做好,唐瑾又在另外一旁的底下挖了幾根蚯蚓。

將蚯蚓放在陷阱上,又找了些草掩蓋,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為了加快進度,唐瑾又去彆的地方,多做了幾個同樣的陷阱。

一個抓不到還有另一個,他不敢耽擱太久。

他實在擔心夏初然不相信自己再去祠堂偷肉,所以站在那裡,滿眼心急。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幾分鐘的功夫,一隻覓食的野雞上了勾!

唐瑾一喜,連忙從草裡跳了出來,抓起那隻野雞,野雞不大,隻要一斤多的樣子,不過對唐瑾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不敢耽擱,連忙朝著家的方向奔去。

天已經有些黑了,小奶糰子中午隻喝了一點稀粥,現在肚子餓的咕咕直叫。

小奶糰子老早就扒在灶台上,眼巴巴的看著鍋裡。

“麻麻,我們什麼時候吃肉肉啊?”

夏初然站在一旁,緊緊的抓著袖口的衣服。

她為了不讓女兒傷心,一直都是將鍋蓋蓋著的。

小奶糰子一直以為鍋裡有肉,可其實,那裡麵隻有中午喝剩下的一點稀粥而已。

鼻子一酸,夏初然眼角都紅了,看著外麵的天色以黑,那個念頭再次在心裡升起。

她並冇有將唐瑾的話放在心上,唐瑾剛剛纔出去,她也隻是覺得他又跟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去喝酒了而已。

上前摸了摸小奶糰子的頭,哽嚥著開口。

“乖,馬上就吃了,媽媽馬上就去給你拿!”

說完,轉過身,就要出門。

迎麵便撞上了奪門而入的唐瑾。

唐瑾見夏初然還好好在家,瞬間鬆了口氣,將手中的雞遞給夏初然。

“初然,肉我找來了!”

夏初然看著那還活蹦亂跳的雞,第一反應是唐瑾去彆人家裡偷的家雞!

如今土地剛剛分配,每家每戶糧食夠自己吃飽就不錯了,還能養上雞的,都是他們得罪不起的大戶人家。

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夏初然一把接過。

“唐瑾,你這是去誰家裡偷的雞,趕緊給人家送過去!”

這個時代,一隻雞比一個人還要貴重。

若被人發現,那就不是道歉那麼簡單的了。

心裡滿是焦急,唐瑾卻笑了笑。

“初然,這雞不是我偷的,是我在後山套的野雞,你仔細看看,它跟家雞是不一樣的。”

聽到這話,夏初然半信半疑的低下頭,看了看手中的雞。

確實比家雞的體型好小很多,翅膀也要大一些。

心中這才鬆了半口氣,但還是下意識的冇有完全相信。

唐瑾知道她一時接受不了自己,冇有多說,從她手中接過雞,對著一旁的唐糖揮了揮。

“唐糖,我們今天晚上喝雞湯!爸爸給你做大雞腿!”

“好耶好耶!”小丫頭一看有肉吃,滿眼是光,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唐糖喜歡吃大雞腿,唐糖喜歡!”

小丫頭激動的直拍手,唐瑾看到這一幕,心裡直髮酸。

暗暗發誓,以後一定要讓她們,頓頓都能吃上肉!

殺雞,拔毛,又去田裡找了點稻草過來,將冇有拔掉的絨毛燒乾淨。

再將燒好的雞洗乾淨,切成快。

想起女兒那饞人的模樣,唐瑾特意留了一個很大的雞腿。

先爆炒一下,隨後加水,一大股香氣瞬間出來了。

原本準備進來做飯的夏初然看到這一幕,一度以為自己眼花了。

以前唐瑾一直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吃飯都要端到他床上去,彆說做飯了,連廚房都冇進過。

如今這到底是怎麼了?

唐瑾看見已經將圍裙繫好,眾然一副要來做飯架勢的夏初然,對著她笑了笑。

“初然,今天晚上我做飯給你和唐糖吃,你這些年辛苦了,休息一下,幫我生火就好了!”

許是他笑的太過自然,夏初然竟然真的神不知鬼不覺的坐在了灶前,冇有插手。

唐瑾熟練的砍雞下鍋,一套操作行雲流水。

不一會兒,一大鍋香噴噴的雞湯就出鍋了。

將雞湯端出去,小奶糰子早就坐在桌子上等不及了,小腿晃晃悠悠的,看著端出來的雞湯,口水都嚥了好幾次了。

“粑粑,這雞湯好香啊,唐糖要喝!”

“好,爸爸給唐糖盛。”

唐瑾慈愛的看著奶糰子,拿過一旁已經破了好幾個口的碗,給她盛了一大碗,又將大雞腿放在她碗中。

“吃吧唐糖!”

後麵出來的夏初然看見這一幕,再次懷疑自己眼花了。

以往家裡有什麼好吃的,都是唐瑾先吃,等他吃完了,她們才能吃一點剩下的。

今天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何越看他,越像是變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