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眼前的這一幕,我確實是不敢相信的。我懷疑地揉揉眼睛,但那讓我期待的水漬並冇有消失不見,相反那從半空中還源源不斷地在滴水。

“二愣子。”此刻,那劉金花已經再度大喊一聲。我往她那一看,她的雙手似乎是被人抓住了,雖然我冇看到人,但她雙手往上舉著,同時腿腳不停地往前踢打。

我轉頭看了一眼爺爺,爺爺的表情很是奇怪。

但他轉眼間便是從櫃子後麵走了出來,提著那木棍,連瞧都不瞧,一棍子打在了那劉金花麵前的“空氣”上。

唰。

那劉金花失去了束縛,慢慢地從倚靠著牆滑落在地,我趕忙過去扶住了她,她的身體發抖,雙唇都在哆嗦,眼睛死死地盯著前麵那團空氣。

我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是,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爺爺那木棍打在了那空氣上,隱約是傳來了一聲悶哼,隨即那悶哼衝著爺爺奔去,爺爺也不著急,提起棍子便是敲,敲,敲。

隻是三下的功夫,那棍子的前麵竟然是湧現了蒸騰的霧氣。同時還伴隨著噝噝的聲音。

“既然已經死了,就不要留在陽間禍害人。”爺爺淡淡地說道。

那團空氣發出了一陣喘息,似乎受了傷。

劉金花顯然是看到了什麼,她直接是“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二愣子啊,你就走吧,彆再糾纏我了,我——我受不了了!”

劉金花的聲音帶著哭腔,等到說完的話的時候已經是滿臉都是淚水。

過了一會兒,還是冇有任何人迴應。

爺爺的木棍立著,在地上敲了敲。

空氣裡傳來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你嫁給我,生是我人,死是我的鬼。我死了,你人也是我的。”

猛然間一聽到這聲音,我完全是驚呆了。

原本是知道這恐怕真的是有鬼!但親耳聽到與自己想象到的可是完全不一樣!我再度嚥了咽口水,連聲大氣都不敢出。

隻是更讓人慌張地是,哪怕是我瞪大眼睛,也隻是看得到一團霧氣。除此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到。

看不到的,才更讓人恐懼。

我甚至不知道這二愣子是什麼表情,但彆提他會有什麼舉動了。

劉金花聽得二愣子的這話,淚水更是止不住地流。

爺爺手提著棍子,怒氣沖沖地說道,“冥頑不靈!”隨即他一又是一棍子打在了那二愣子的身上。

雖然我看不到,但是耳朵裡卻是聽到了二愣子的一聲慘叫。

爺爺的嘴裡唸唸有詞,聲音很低,我隻見得他上下嘴唇來回接觸,除此之外,什麼聲音都是冇有聽到。

“多管閒事的老頭!我要你死!我要你死!”說話間,那團霧氣似乎更大了一些,朝著爺爺那邊集聚。

我看著這場景,忙是喊了一句,“爺爺小心”。同時,在四下找尋著武器,直接是拿了一把剪刀也趕了過去。

我看不到這二愣子在哪!隻是隱約知道他就躲在這團霧氣裡。

我拿著剪刀,快速地向我爺爺靠攏。

但我爺爺瞧見我過來,非但冇有欣喜,反倒是一臉的擔憂,“彆動。”他說道。

隨即爺爺提著棍子往前揮舞了兩下,那棍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抽到那霧氣的時候,那霧氣竟然還能被它打散。

這看著我一陣發愣。

在我發愣的時候,後背突然是被人給揪住了,爺爺雖然是我這邊跑,但還是慢了一步。

我聽著那陰森森的聲音在我耳邊迴響,“老頭,這是你什麼人啊?”

“放開他!”我爺爺的臉色很不好看,滿是擔憂。

我雖然仍舊是看不到這鬼,不過他離得我那麼近,我心裡十分害怕,手裡握著剪刀,往後一捅。

我感覺我是捅到了什麼東西,剛驚喜呢,隻見那聲音卻是又陰森森地說,“不老實啊。”

說話間,我的肚子直接被他給打了一拳。

我感覺我的五臟六腑都快碎了。同時有一股極為寒冷的陰氣在我的體內擴散。

“放開他!”爺爺大吼道。同時從懷裡掏出來一張黃顏色的符咒,“要不然我要你魂飛魄散!”

見到符咒的時候,我感覺那束縛我的手的力度明顯是減輕了一些,那二愣子有些難以置信,“你是?”

旋即他的語氣帶著驚恐,但馬上收了起了那份鄭重,他說,“我要把我媳婦帶走。你讓我走,我就放了他。”

“爺爺,不行。”我搖搖頭。努力回頭看了一眼那已經恐懼到極點的劉金花。用她的命換我的命,我不想這樣。

但做決定權的並不是我,二愣子的聲音繼續響起,“我數三下。”

“一。”

“二。”

“我跟你走。”還冇等到三的時候,我的背後卻是傳來了劉金花的聲音。她的聲音仍舊帶著驚恐,但此時她卻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我跟你走。

這估計是我這輩子聽到最讓我想哭的話了。

“你傻x啊。趕緊滾。”我罵道。同時對我爺爺說,“爺爺,你把劉金花先帶走,等一會你再來救我就行了。我冇事的。”

但我的話,隻是換來了手裡更大的痛苦,那二愣子握住我的手腕,加大了力氣。我感覺我的手像是要斷了一般。

嘩!

我爺爺動作飛快地將符咒貼在了木棍上,同時一個抖手,那木棍砸在了我的身旁,“你再動我孫子一下我今天就算拚了命也得讓你死!”

啪嗒啪嗒。

我的肩膀旁邊有這樣的聲音響起。

這自然不是從我的身體裡傳出來的。

“行。你厲害。但是我媳婦不跟我走,你就算是魂飛魄散了,你孫子肯定也活不成。”

“我跟你走。”

那劉金花往前前進了幾步,我已經完全看得清她臉上的淚痕。我覺得我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仔細地看著她。

唰。

那霧氣籠罩住了劉金花,隨即我感覺我的身體微微一鬆。二愣子使了使勁,朝著我的肩膀一拍,我直接衝著爺爺那倒了過去。

爺爺把木棍一丟,雙手扶住了我。並且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英雄,你冇事吧?”

“爺爺,劉金花。”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霧氣已經消失不見,那劉金花也是冇了蹤影。

“她是為了救你。我肯定救她。”爺爺說話的功夫從那揹包裡將原本摺好的紙人掏了出來,嘴裡還唸唸有詞,不過是極為地小聲,隨後他猛然加大了一些,“追!”

隻見那紙人完全是長大了十幾倍!是變成了真人一般的大小!更讓我感到驚奇地是,那紙人完全是和劉美麗一模一樣。

唰。

紙人開始跑出門去,一眨眼的功夫便是不見了蹤跡。

“這怎麼還——活了?”我吃驚道。

爺爺看了我一眼,“大驚小怪。”

隨後他從揹包裡又取出來一把鋒利的匕首,他掏出來打火機進行消毒一番,正當我納悶爺爺是要乾嘛呢。

他突然是一把把我的上衣扒掉,“一點都不痛。”

爺爺的動作很快,比我想象地快多了。我還冇來得及感覺到什麼,那鮮血已經流了出來,三秒不到的功夫,爺爺用匕首挑出來一個白白的蟲子。

這蟲子長得極為地噁心。就像是蛆蟲一般。不過是比普通的蛆蟲更大。

“好了冇事了。”爺爺低聲說。雖然他嘴上說是冇事,不過那臉上的疑雲更大了一些。

我這肩膀上滑了一道口子,雖然流血,卻是不痛。那蟲子什麼時候跑到我的身體裡,我還是不知道。

爺爺為我包紮傷口的時候說,這二愣子絕對的死一定是被臟東西害死的,所以怨氣纔會那麼重!

他還說,他現在是在尋找一個替死鬼!

我晃了晃胳膊,一點兒都感覺不到我的肩膀上剛剛劃開了一個口子。聽爺爺這話,我焦急地說,“咱們趕緊去救劉金花吧。要是他害死了劉金花就麻煩了!”